第66章、又见孙蕾

    “好的,您请便。”日本老头很客气。

    林二伯拉着林枫,直接到了外面,这才激动道:“大买卖,大买卖啊!”

    林二伯知道,他这饭馆的手艺也就是农家菜的水平。可以赚钱,但是要说赚大钱。

    嗯!可以洗洗睡了。

    但是,今天,一个日本客商要买鱼了。这可是进出口的大生意啊!

    然而,林枫却直接泼了他一头凉水说:“二伯,你不会忘了这河豚是哪的吧!就那么一座水库,你觉得里面会有多少的野生河豚?”

    “呃-”林二伯显然是忽略了产量问题,想了一下,林二伯说,“咱们可以先与日本人谈个高价,然后去搞批发。”

    林枫想了一下,还是摇头道:“二伯,恐怕是不行。这可是日本人,对河豚的价格与口感,他们都知之甚详。如果你可以批到河豚,他们更可以。”

    商量来,商量去,林枫他们都没可能接下这单子。

    “算了,不做就不做。看他那低声下气的样子,这日本的生意不做也罢。”林二伯咬牙忍痛道。

    不过,林二伯倒是说对了,与日本人做生意,确实很不舒服。

    在日本,社会等级非常森严,在使用名片时,要注意以下事项:

    印名片时,最好一面印中文,一面印日文,且名片中的头衔要准确地反映自己在公司的地位。

    在会见日本商人时,记住要按职位高到职位低的顺序交换名片。交换名片时,把印有字的一面朝上并伸直手,微微鞠躬后,各自把对方的名片接到右手上。

    接到名片后,一定要研究一下它的内容。之后,要说“见到你很高兴”等话,并复读其名,同时再鞠躬。记得在其名后加上“SAN”的发音。(日语“先生”的读音,男女均如此),请注意,在日本公司的一个部门里不会有两个头衔相同的人,不管他们职位何等接近,一定有细微差别。否则,会冒犯到职位高的人。

    在同交换过名片的日本人再会面时,千万不能忘记对方名字。否则,日本人会认为你是污辱他。

    ……

    等等等等。

    这么一堆的规矩,与其说是礼仪,不如说是折磨人。所以在国际上,除非是求到日本人头上,否则没有人会喜欢这“礼仪”的。

    “对不起!我们的河豚有限,恐怕做不了这生意。”重新进了屋,林二伯便说出了他的决定。

    “你!”

    日本老头还没有表示,金华便急了。

    “你知不知道你在拒绝什么?你这拒绝的是外商!”

    金华当然急了,因为这可关系到他的前途。虽然这些年不比过去,但是他一个招商接待办的公务猿想出政绩,想升上去,看的也还是招商引资。

    “那又怎么样?没有鱼,总不能逼我卖吧!”

    别的地方的百姓也许会怕公务猿,但是这是魔都,林二伯一点儿也不怕他。

    “好了,好了,不必争吵。”看到林二伯不是那么在乎金华的身份,日本老头出来打圆场,又道,“那么不知可不可以告知一下这河豚的产地。华夏地大物博,河鲀资源极为丰富,沿海一带几乎全年均可捕获。

    可我发现这河豚并不是沿海河豚,而是淡水河豚。”

    “是的,这确实是淡水内河河豚。”

    对于河豚的品种,林枫知道根本不可能瞒的过日本人,所以他也没打算瞒。

    然而当日本老头耐心等待林枫说出产地的时候,林枫却说:“正因为是内河河豚,所以产量不高,连我们用都勉强,就更不用说出口了。”

    “我可以给百元一斤。”日本老头说。

    这价格可不低,虽然中国河豚年产量有300-400万吨,但是都是二三十元的品质,能上百的都是极品了。

    日本老头给出的这个价格可谓极有诚意了,在河豚市场。

    然而林枫还是拒绝了,说:“对不起!真的是产量不够。”

    林枫不是不想做这生意,而是真的产量不够。哪怕他入了品,哪怕他可以很好的控制生命能的输出,但是河豚这玩意儿走的就是个量。一年三百万到四百万的河豚产量,单位还是吨。把林枫整个丢进去,也根本连个水泡都冒不出去,他真的是有心无力。

    日本老头看出林枫不是在敷衍他,不由叹了口气道:“唉!那可实在是可惜了。”

    生意没有谈成,他们也酒足饭饱,自然也就离开了。

    “枫子,今天真的是多亏了你了。”林二伯结了帐之后,整个人都很开心,直接给了林枫一捆一万的报酬。

    “二伯,你这是干什么?”

    林枫推辞,不想收,林二伯却说:“你就拿着吧!这小日本有的是钱。一份河豚便给了八千八百八十八。”

    这绝对不是人家给的,而是林二伯要的。一份八千多,两份便一万七千多,再加上别的酒菜,林枫敢肯定二伯没少收。

    看看二伯,最多一百的鱼,就敢收这么多,林枫才发现自己想做一名合格的奸商,也还任重道远啊!

    正因为还远,这一万块林枫也就没有要。

    在二伯那帮完忙,刚准备脱掉厨师袍。

    “林枫!”一个惊喜的叫声。

    很快一名美丽的姑娘便走进了饭馆。

    “孙蕾,你怎么会在这?我是说你今天不飞吗?”

    林枫看到过去的朋友,十分开心。

    “不飞了。都飞这么多年了,我也想歇一歇了。”孙蕾伤感的说。

    她觉得这话题有点儿沉重,她又立即笑道:“对了,你这是怎么回事?大老板怎么成了大厨师了?”

    林枫笑道:“我早说过我不是什么大老板了,你还不信。”

    孙蕾则笑道:“可是你现在这样,我可就更难相信了。你什么时候,在哪儿学的厨师,大学里不教厨艺吧!”

    林枫向自己脱掉的厨师袍上一指道:“挖掘机专业厨师学校,包教包会包分配。”

    “咯咯,你真逗。咱这可没植入啊!”孙蕾笑着打了林枫一下,轻轻的。

    “呵呵。”林枫也笑了。

    突然出现个大姑娘,还与林枫聊的很开心,林二伯很是自动自觉的闪了,不作电灯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