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打脸

    那男人听了林枫的说法后,并没有出声,而是看向他的员工。

    那个女服务员直接便说:“老板,你看她们的样子,像是买的起衣服的吗?我是担心她们把衣服弄脏了,到时候就不好卖了。”

    “老四,要不要我帮你给城管打个电话。”

    陶艺也适时开了口,作为人生赢(YIN)家,她十八岁便拥有了自己的房子,十九岁是车子……

    作为什么都拥有了的她,现在就是得瑟。就如她来这专卖店,开这口,其主要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得瑟”。

    所以她说着这话,一点儿也不避讳林枫兄妹,甚至可以说她是故意这么说,为的便是羞辱林枫兄妹。

    “哥!”

    还别说,农民在这个国家本来便比城里人矮上一头,在这样的社会大环境下,广大农民不仅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甚至人家一吓唬,自己便先怕了。林洁像个男孩子,但是她同样也是农民中的一员。

    然而林枫可不是原来的林枫了,不要说林枫成为地师,就是他没有得了地师传承,他也绝不会让对方这么嚣张的。如果只有他自己也便罢了,但他身边还有他妹妹在。被人欺负成这样,不还击,绝对不是他的性格。

    而面对这种看人看衣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用金钱闪瞎他们的眼。

    林枫二话不说,直接从桶中掏出一捆钱,一捆一万,银行刚取的,林枫都没有来的及拆。

    真真正正的现金就这么摆在眼前,男老板的表情当场便变了,立即用看上帝的表情说:“看看,您看看,喜欢哪件,试,随便试。”

    一切向“钱”看的世界其实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钱”让事情的解决方法变的简单起来了。一切可以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再算是问题。

    不过林枫显然没有打算就这么简单的解决问题,这么简单便放过,现在他有钱了。有钱就任性一下,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所以林枫什么都没有说,而是继续从桶中又取出了一捆的钱。然后他就看着那个女服务员,话什么都不用说,只是看着也便够了。

    被林枫这么一看,那女服务员便怕了。

    两捆钱,不过才两万块,钱不是很多,但是问题是林枫是从一个铁桶中取出来的,一个只有农村还在用,城市中早没有的铁皮桶中。

    这样的对比,反差实在是太大了。反差一大,自然看的人就惹眼。

    而且更重要的是那可是桶,很大很大的大铁桶,里面可以放多少钱?

    十万?二十万?还是一百万?

    什么人会随身带这么多的现金?

    土豪,真土豪!

    土豪都是任性的。没看他们身上穿着吗?就那样的衣服,有几个人有胆子穿出来。

    女服务员是卖衣服的,所以她知道。像什么乞丐服,其实就是人家国外的土豪穿破了衣服,却因为人家是土豪,所以便流行了起来,也没人嫌那衣服破。

    难道他们也是?

    女服务员很想看一看那布盖的下面到底有多少的现金,但是那丝毫不起眼的破布头,却硬是阻挡了她的视线,根本看不见里面。

    这就让人怕了。一万、两万的,没有人怕,毕竟这已经不再是一个万元户称雄的时代了,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没人知道那桶中会有多少的现金。

    一万、两万的不怕,十万、百万呢?

    如果有一百万,两个随身带着一百万现金的年轻人,他们真实的身家又有多少?

    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她想起了现在渐渐有流行的“COSPLAYER”。

    “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衣服拿下来,给两位帅哥小姐试一下。”

    还不等女服务员想明白,男老板便发话了。

    这可是两万,他这间小店,一个月的营收,又有两万吗?所以看到女服务员没有丝毫的动作,老板当然很不满意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他话刚出口,林枫便怒了。“小姐?你才是小姐,你家全是小姐!小妹,走!不再这儿买了,太气人了!”

    说着,他直接收回了钱,带着小妹便离开了店。

    林洁什么都不懂,也没见过这场面,自然是哥哥说什么,她便做什么。甚至她都不明白人家叫“小姐”,哥哥为什么这么生气。

    她不知道,老板知道就行了。

    看着林枫带了钱离开,又看着林枫直接进了对面的服装店,眼睁睁看着林枫哥妹进去前一个样,出来后又是一个样。

    他真的是恨不能打碎自己的嘴。

    “瞧你这张嘴,不知道现在‘小姐’是个什么称呼?那是可以称呼人家的吗?不过,都是她的错,如果不是她狗眼看人低!”

    想到这,老板是狠狠地望着女服务员,大有开除她的想法。

    女服务员也很委曲。“我又不知道他们是COS,现在的有钱人,怎么这么会玩。”

    女服务员真的很委曲,她已经认定林枫是个COS了。如果真的是农村来的,不会有那样的气质,就是穿了龙袍,也不像太子,天生的土味,绝对不是一时半会儿消的掉的。

    可是林枫换了新衣一出来,任谁看了,都会认定其是成功人士,是成功人士。这衣服可以换,可是这味道儿却不容易。而林枫换了新衣后,任谁看了,都会觉得这才是林枫的本来面目。

    “唉!又是COS,又是网店,现在的生意不好干啊!”最终男老板一肚子的火化为了一口叹息。

    “哼!不买了!”陶艺突然生气地摔了衣服,走了。

    “哎哟喂!怎么把这姑奶奶忘了!”

    男老板恨不能拿鞋底狠抽自己的脸。他只顾着林枫这富二代,却忘了这人生赢(YIN)家了。

    一天跑了两泡生意,还都是大生意,别提他有多悔了。更不用说,无论是富二代,还是这人生赢(YIN)家,万一他们哪个再记下仇,他这生意还能做?

    完了!

    不过他们又怎么会知道,林枫兄妹根本就不是什么cos,甚至如果他们去扒拉一下子他们的桶,就会发现,他们其实也就这么两万的现金。

    故意的,林枫绝对是故意的。

    其实这家专卖店附近便有的是卖衣服的店子,而林枫偏偏去了对面,其本身便不安好心。

    林枫会去对面的店子,是因为他一早便发现对面店的人一直在关注他们。而他又手持现金,没有收回桶中,为的便是一个“故意”。

    不然,如果换个店子,若是对他们的态度也不好,怎么办?他可没有受虐的倾向。而且他也真的没有拿的出手的衣服来包装自己。如果有的话,他也不必来买衣服了。

    而被林枫作为打脸工具的店子,不仅不气,反而巴不得多来这么几次。这事儿多好啊!既有娱乐性,又有进财,真是求都求不来的。

    “今儿咱老百姓啊!真呀真高兴……”

    今天的一切一切,对林洁简直像是做梦一样。

    不过这却是个好梦,美梦。

    “哥,你当时没看到那乐老板真是笑死人了。他竟然直接咬虫子尝。还说什么甘的,麻的,上品。嘴巴都肿了。”

    说完了买衣服,便提起乐泉来。

    服装店的勾心斗角,她只觉得痛快,却不是太明白哥哥怎么做的。而中药铺乐泉老板便有意思多了。他说验货,竟然直接掰了蝎子钩,以身试药效,搞的嘴巴都肿了,当然更加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