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事儿闹大了

    “表示楼上已瞎。我是说这哥们竟然跑警局中念自白书,这得是多作死啊!”

    这发言一出,论坛一下子安静下来。

    只要是中国人,只要是上过学,就没有人不知道这首诗的。语文课本必背的诗啊!

    那还是革命时期呢,48年4月,处于地下状态的市委机关报《挺进报》被国-民-党当局破获,地下党员、《挺进报》特支书记陈然被捕。在狱中,陈然受尽种种酷刑,始终只承认《挺进报》从编辑、印刷到行,全部是他一人所为——他决心牺牲自己,保护组织和同志们,特务们用威胁利诱的办法要他写自白书,陈然拿起笔,于是写下了惊天动地的诗篇——《我的“自白”书》。

    这可是一伟大的革命诗。

    这是一个gc员的自白,以浩然正气昭示着革命者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

    “完!发现这哥们要完。”

    “他这是几个意思?”

    “这妥妥的要抄水表啊!”

    “抄水表+1。”

    “+2”

    “+3”

    ……

    “快看,又直播了。”

    众人安静地看着小邱警员怎么张牙舞爪,怎么的耍无赖。

    这份直播的冲击,直接便把歪掉的楼,又找补了回来。

    “这个警察好强大!”有人说。

    “这是真的吗?”有人怀疑。

    “不必怀疑,现场直播,假不了。”

    “可是这不是有黑幕了吗?”

    “可怜的孩子,你这才睡醒啊!醒醒吧!这就是现实,你没看到他手上的手铐。你们谁听说交警有铐人的权力了。”

    “啊!真的铐了。”

    ……

    这是魔都,一些关键字,一直都受警方监控,比如“警察”、“女干”什么的。

    这里面既有关键字,又有这么大的流量,早就惊动了网警。网警通知了江所长,江所长看到视频,紧赶慢赶,也还是让自己手下把话说出去了。

    “嗡-嗡-”

    手机震动,江所接了电话。“喂!”

    “信号已经关闭。正在处理网上的留言。”网警报告。

    “嗯。”这时候关闭,虽然有点儿晚,但是总比还直播的好。

    知道直播已经关上了,江所如沐春风的脸也沉了下来,他质问林枫道:“这位先生,你对我们的办案手法不满,你可以说,你可以投诉,你怎么可以在网上直播审讯过程。”

    “直播?我?”林枫让他弄糊涂了。

    “你就不要装了!你的底子我已经查过了,你是福大的高材生,毕业后便受到了研究所的邀请。这破解无线WIFI,对你来说,是小菜一碟吧!但是你这是犯罪,犯罪你知道吗?”江所大怒。

    这时候小邱与老李才明白所长为什么来,原来他们的审讯被网络直播了。当时,小邱就一脸大汗了,脸色惨白,口中念叨着:“完了,完了。”

    作为一名警察,他知道网络的力量。不要看网上的大事,一般都会没事,但是小事,特别是他们这些基层为主角的,比如城管打人什么的,一旦曝光,其结局可都不会太好。

    而他,小邱,显然也要被“临时工”了。

    一想到这,他哪儿还好的了。

    不过这时候也没有人管他,毕竟不作死,就不会死,现在他自己作的死,哪个会管他?

    甚至如果可以,江所都想一脚踹死这个给自己惹麻烦的“临时工”。

    “伯伯,林枫叔叔没有犯罪,我这手机是卫星上网的。”陶桃解释说。

    “你看看,你看看,你有多卑鄙无耻!大人做的事,自己不敢承认,让一个小孩子替你顶罪,替你坐牢!”

    江所长大声指责着林枫,因为陶桃说的话,他一个字都不信。

    陶桃才多大,五六岁的小孩子。

    什么WIFI,她懂吗?反正江所长不懂,他的手机如果没有手下帮忙,他就只会打电话,接电话。

    更不必说“卫星”了,一听便是高大上。

    他堂堂一个大所长都不懂的事,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能懂?

    比起孩子,反倒是这林枫,又是福大高材生,又是科学研究人员的。

    这是什么?这是高科技犯罪!

    打从他看到林枫资料的那一刻起,林枫的罪名与身份便定下来了。

    所以这时候,不管林枫说什么,他都是主使了。

    陶桃这一看,似乎是她闯大祸了。她不想林枫坐牢,而她又处理不了。怎么办?

    打电话求救啊!

    “妈咪!”电话一通,先撒娇。

    “宝贝,你在哪?怎么还没到家?”一个林枫有点儿耳熟的声音道。

    “妈咪,我回不了家了,我被警察叔叔抓了。警察叔叔要让我坐牢。”

    “什么?”正在处理公司文件的赵雅,一下子站了起来,一股无名怒火直冲心头。

    “宝贝,你现在在哪?”

    “妈妈,对不起,我要坐牢了!手里捧着窝窝头,铁……”她不仅向家人求救,还唱了起来。

    “你干什么?”

    江所长被陶桃吓了一跳,赶紧把手机抢了过来。

    “喂,喂!陶桃,陶桃,你怎么了?”

    女儿没了声音,赵雅焦急的嘶吼声不断从手机中传过来。

    “喂!”江所长与她通话,“家长,你好,您女儿没事……”

    “你是什么人?你们要对陶桃干什么?”

    “我们是警察……”

    “警察也不能乱抓人,你们敢抓我女儿,我发誓不会饶了……喂喂!”

    赵雅愤怒的嘶吼,不仅没有吓唬住对方,反而换来了对方不耐烦的电话挂断的嘟嘟声。

    “董事长,发生了什么事?”秘书听到自己老板愤怒的吼声,立即进来。

    “陶桃被警察抓了。”赵雅怒火中烧道。

    “啊!”秘书呆了一下,“陶桃才六岁吧!”

    陶桃太小了,以至于秘书都怀疑她听错了。

    “立即通知庞律师,让他立即赶来。如果陶桃少了一根毫毛,老娘扒了他们的官衣。”

    “是,董事长。”

    秘书很了解自己老板,自从老板的丈夫死后,女儿便成了老板唯一的依靠。如果有人真的敢动她的女儿,她真的会与那人拼命的。

    而一个百亿美元身家的大老板,一旦豁出去拼命,这造成的破坏力,想一想,便让人觉得恐怖。

    秘书哪儿还敢耽搁,立即便打电话给他们集团的律师。

    [看来是冲不上去了。都市竞争太激烈,按照发书大纲有意找了个不太激烈的仙侠发书,发的时候,仙侠新榜八百就可以上榜,怎么到咱就这么高了,仰视了喂。这与都市还有区别吗?三百六十五度求收藏求看书求推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