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作死

    “董事长,庞律师问是哪个警局?”秘书打通电话道。

    “我也不知道。该死!陶桃的电话关机了。”赵雅慌忙拨打回去,却发现自己女儿的手机关机了。

    “董事长,您别急,陶桃的手机是卫星定位的,只要没有把电池拿出来,都可以查到。”秘书提醒自己老板道。

    “那你还呆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查!”

    “哦,是。”

    在爱女心切的赵雅要发疯的时候,另一边,交警队。

    “你觉得这样有意思?”江所长没收了陶桃的手机,关机,然后质问林枫道。

    “啊!你什么意思?”林枫一开始便觉得江所长在针对自己,可是刚刚明明是陶桃唱的歌。这又关自己的事?

    江所长说:“你觉得自己很聪明是吧!挑唆小孩子是吧!你以为挑唆便没有犯罪,我们就没有证据了?”

    “你太小看我们警察了!”

    “所长,所长!”

    江所长正准备摧毁林枫的心理防线,小黑屋的门却再一次被人打开了。

    “干什么?有什么事?”

    江所长很愤怒。

    他是所长,他最大,他可以去开别人的门,别人却不可以开他的门。

    “所长,所长,记者来了。”小民警没有顾上所长的愤怒,直接道。

    “记者?他们来干什么?”听说是记者来了,江所长回忆了一下,发现他们没有记者招待会的通知。

    小民警又说:“所长,记者是为他们来的。他们曾经救过大熊猫。”

    小民警这一说,江所长也想起来在林枫的当地档案上,确实有他救助熊猫的记录。

    想到这,江所长问道:“他很有名?”

    “不是很有名,而是这些天,人们一直在讨论他们。”小民警说。

    “咔-”

    这边还在核实着林枫的身份,那边记者却已经偷偷的进来,直接对着里面拍照了。

    一个救助国宝大熊猫的英雄进了警局。这是什么?这是妥妥的新闻啊!

    一般人进警局不叫新闻,林枫这样的,才叫新闻。

    首先,他是英雄,网上热度未消,他们本打算采访的人物;其次,他会作死。

    是啊!就是作死!在警局中朗诵《我的“自白书”》,他这到底是在打谁的脸呢?

    什么叫“对着死亡放声大笑”?谁死了。

    什么又是“魔鬼的宫殿在笑声中动摇”?谁是魔鬼?哪儿是魔鬼的宫殿?

    作死?你就死劲的作了。

    “林先生,你好,我是CNN的记者,请问你身上的伤,是被他们打的吗?”

    “这里不许拍照。”老李和小民警在江所长的示意下,赶紧去挡。

    “林先生,你手上的手铐是怎么回事?请问警察先生,他为什么会带手铐?”记者根本不怕事大。

    “记者们,请你们先出去。等我们审完了案子,会给你们一个答复的。现在,我只能说,这是一起新时代的高智商的犯罪。”

    江所长知道这些记者属狗皮膏药的,一旦粘上,就别想摆脱他们,特别是这批外记。所以江所长只能先给他们一点儿好处,说了高智商犯罪。

    江所长这样的答复,虽然满足不了他们的胃口,不过他们也没有再逼迫。

    然后,他们便迫不及待地去写稿子去了。这叫趁热打铁,不然等网上的新闻删了,没了热度,他们还报导个屁。

    即便他们是外媒,也没人愿意顶风作案。

    把记者安抚走,江所长脸沉了下去,江所长恨不得破口大骂。“这人是谁抓的?”

    “是韩队长。”

    “你们队长人呢?限他五分钟出现在我面前,否则他就不用来了!”

    所长发火了,赶紧打吃话叫韩队长回来。

    一边向回赶,韩队长一边了解了情况,直接便破口大骂:这人太孙子了!你说你教唆小朋友就算了,你还捅网上去了。你用GC员的诗,大骂GC的警局,你说你到底在坑谁?

    脚下响着沉重的铁镣?铁镣你妹啊!就是个手铐而已,还是戴上手上的,哪儿来的脚下沉重的铁镣。

    关小黑屋。我们是交警队,基本都是这个待遇啊。不关那,我们也没地方关啊!

    任你把皮鞭举得高高?皮鞭你妹啊!我们哪里有皮鞭啊!我倒是想申请一个,上面也得批啊!

    而且,我们哪里碰你一根手指头了啊!还有那句哪怕胸口对着带血的刺刀?带血你姥姥的刺刀。你爷爷你这是要黑死我们交警队啊!

    你毒刑拷打算得了什么?谁给你毒刑拷打了啊!死亡也无法叫你开口?大哥我的亲哥,我们不就是想吓唬一下,让你们双方私了吗?

    多大点儿事儿啊!哪个警局办安,不连哄带骗的。

    死亡?死亡你妹啊有不是故意杀人您用的这是什么形容词啊?什么形容词啊?

    韩队长紧赶慢赶,这才赶回了警局。江所长没有见他,而是让人给他传话道:“人是谁抓的。必须把案子给我办好了。给大家,给全国人民一个交待!”

    所长这命令一下,韩队长立即又活了过来。“是!保证完成任务!”

    “你要完成什么任务?”

    这时候面如寒冰的赵雅,带着她的人到了。

    “你是什么人?”韩队长问道。

    “我是丰产国际的董事长。我倒要问问你们,我女儿才六岁,她犯了什么罪,为什么把她抓起来!”

    赵雅没有直接上前,去打韩队长的脸,已经是她努力克制的结果了。

    听到丰产国际,韩队长差一点儿给跪了。

    因为这是魔都,一个资本的国际大都市,玩的就是资本,而丰产国际……

    “我是丰产国际的律师,我要见我的当事人。”赵雅身后一个四十左右的成功人士说。

    “这……”韩涛不断想着办法。

    “这什么?还不让人进去。”而这时,江所长又出现了。

    他不出现不行啊!自从他进了办公室,这电话就没停过,总局的,市长的,市委的……每一个电话都是骂他的。

    想他江荣,当了几十年的警察了,什么时候被人这么骂过啊!临了,临了,却被人骂的孙子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