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保释

    更可恶的是,挨骂还是因为别人的过错。

    “所长,真就……”

    “哪儿那么多的废话!”

    已经非常不爽的江所长,哪儿还会听他的,立即带赵雅他们进了小黑屋。

    “妈咪!”看到赵雅,陶桃立即飞扑上去,在赵雅的怀中蹭啊蹭的,撒着娇。

    而赵雅没有一丝女强人的气息,就那么放纵女儿蹭着自己白皙的胸膛,看的是羡慕死人了。

    “乖女儿,你们没有受委屈吧!”赵雅关心道。

    “妈咪,有坏人撞坏了我的车子,是林枫叔叔救的我。后来他们砸车子,还要打我。”陶桃见母亲来了,抓紧时间向母亲告状。

    “是这样吗?”

    赵雅抱着女儿,转向江所的时候,却已经是寒气逼人了。

    “不不,赵女士你误会了!是这个人教唆您女儿,才使得事态一发不可收拾。您女儿是证人。”

    江所长下着他的判断。

    “不是的,妈咪,林枫叔叔是好人。”陶桃替林枫做证道。

    “小妹妹,现在社会上的坏人很多的,你被骗了。”

    韩队长在回来的路上,已经充分了解了自己所长的意思,江所长一开口,他立即帮衬道。

    陶桃很生气地从自己母亲怀中下来,要回自己的手机,打开给自己母亲看道:“妈咪,你看,陶桃没有撒谎。”

    小小的手机,把一切都拍下来了。

    赵雅看后道:“江所长,我看你还是找个临时工吧!庞律师,办手续,把人带走。”

    “不行!他不能走!”

    “为什么?”

    “他念诗,诽谤国家机关。”江所长脸有点黑。

    “没错。林枫,说,是谁让你说那么一首诗的?”韩队长也立即逼问道。

    林枫笑道:“没有人啊!我这人平时就喜欢念点儿小诗。我记得这首诗是我GC员做的吧!怎么就诽谤国家机关了。”

    江所长怒气冲冲地拍桌子,连拍了三下,“可你念的诗,完全不符合实际情况,完全是胡编乱造恶意摸黑!”呵呵呵。

    真的是很有喜感。看来这诗与什么写的真心没有关系啊!

    林枫假装不知道道:“我真不是在抹黑,我就是随便念念。我哪儿敢抹黑国家机关啊!”

    “你不说是吧!我们有的是时间与你耗!”韩涛发狠道。

    “是我,是我让叔叔读的。”陶桃举手道。

    “陶桃!”

    赵雅看向女儿,其他人也看向她。

    陶桃小脸一红,似乎很扭捏道:“我们老师让我们复习革命烈士的诗歌,我就让林枫叔叔读给我听了。我真不知道读诗也是犯罪。”

    陶桃眨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还小,不懂”的可怜兮兮的样子。

    众人面面相觑。特别是江所长他们,知道这事没法处理了。

    你说林枫才是主谋,可是人孩子说了,这就是人孩子的作业。

    信吗?

    你信不信,都要放人,而且小孩子一般是不会骗人的。

    “放人,放人。”

    “可是所长。”

    “我说放人!”江所长咬牙切齿道。

    这次的事不大,但是它操性。

    一般的车祸,他们警察只要说和说和,就没事了。

    可谁知道这事就这么操性,抓了一个会“作死”的,还有个铁杆证人,“死忠”的小家伙。

    是的,虽然他们放了人,但是他们却认定了林枫才是一切的主谋。

    至于陶桃,六岁的小姑娘,绝对是被教唆的。

    “这个,谢谢你们啊!”出了交警队,林枫客气道。

    救了人家的女儿,还被这女儿坑了,转过头,林枫还得让人家道谢。

    “上车。”赵雅冷冰冰道,“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林枫想了想,这儿确实不是说话的地方。

    上了车,车子便向郊外开去。

    在郊外的绿福临小区,一外高档的别墅区,是赵雅在魔都的住处。

    别墅四周是亮灰白sè的围墙,进入别墅大门后,迎面看见的是一块块白sè长方形条石块,深陷在大片的白sè鹅卵石里,呈“l”型路线,拐向位于右手方位的别墅正房门。

    车子由司机开进车库,林枫他们从前门进去。

    “请换鞋。”家中的保姆为林枫递上了客人的鞋。

    一进屋,里面便是一片金碧辉煌。

    造型独特的水晶吊灯,播洒着金黄色的光芒,映射着整幢别墅有如黄金所制。

    踩了上去。

    还好……地板是木头的,墙壁只不过是黄色的贴纸。

    “妈咪,你替我好好感谢一下叔叔,叔叔是好人。”

    在自己母亲面前,陶桃分外乖巧,乖的简直让林枫怀疑她们是不是同一个人了。

    “好的。妈妈会的。不过你要去睡觉了,否则明天起不来,可就糟了。”对女儿,赵雅的面容是柔和的。

    “好的,妈咪。”对母亲,陶桃是乖巧的。

    “方姐,你带陶桃去休息。”

    “好的,夫人。”

    保姆带孩子去了,赵雅向林枫走来。

    “呵呵,我其实只是顺手而为,陶桃那么可爱,我当然要帮她了。”

    林枫客气道。他会帮忙,绝对不是为什么奖励。他卖花给赵老,那本身便只是生意了。他对陶桃,可没有什么坏心思,虽然陶桃这丫头总是气死人。

    “我知道。”赵雅看着林枫,一抬纤纤玉手道:“坐!”

    “真的,真的不用感谢了。”

    “我说‘坐’!”赵雅加重了语气。

    “呃-”

    她都这么说了,林枫还是坐吧。

    “我听说,你叫我奸商。”赵雅见林枫坐下,自己坐在林枫对面,双手环抱,把头微昂,一幅要与林枫算总账的架式。

    “胡说!这是诽谤。陶夫人……”

    “叫我赵雅。”

    “赵雅,你怎么会是奸商呢?你是商界的强者,是我们商界的偶像。会这么说的人,一定是在嫉妒你,中伤你!”

    林枫十分认真,十分不要脸道。就好像他真的没有说过赵雅是奸商一样。

    无论是表情,还是语气,都会让不知道的人无比相信他的话。根本不会怀疑他说的人就是他自己。

    “哦?是吗?”

    赵雅没有揭穿他,她只是拿出了手机,与女儿通话的粉红色的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