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结婚

    “咯咯咯。”赵雅笑了,笑的很开心,“看你吓好,再怎么样我也不会让你穿人民币啊!”

    林枫笑了笑,不出声了。不是他多想,而是他在研究所干时,就见过不少的奇芭土豪。土豪的世界,还真备不准。

    “你放心,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新衣服。”赵雅说。

    “不,不用,我穿自己的就好。”林枫说。

    听林枫这么说,她脸一红。

    昨晚太疯狂了。“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昨晚的赵雅直接化身为老野猫,上去便撕衣服啊!

    那样的衣服,不要说让林枫穿了,就是林枫看到,也要羞死人了。

    当然,这同样是羞死人,说不出口的话。

    “我知道,你是个正直的人。”赵雅说。

    “咦?这是个怎么节奏?我?正直?”

    赵雅继续说:“不过这就是这社会的规矩。这个世界既然先敬罗衫,后敬人。那么我们就高调的穿起,让人们敬我们,怕我们!”

    赵雅很高傲。作为一名人类金钱游戏玩到了顶端的那一小撮人,她本身便有高傲的资格。

    “好!说的好!”

    赵雅的高傲同样激起了林枫的高等。修士绝对是高于凡人的人类,只不过林枫一直更愿意做凡人,从不在人前摆他的高等。这一次,若非是赵雅,他也依然不会展露。

    赵雅看着林枫,突然的高傲,她很担心吓到了林枫,然而她看到了什么?

    黑亮垂直的发,斜飞英挺的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生命的奇迹,高高在上,静观花开花落,闲看云卷云舒,无须高傲,自有一股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这是我的男人!这才是我的男人!

    赵雅痴了,痴迷于“自己”的男人。赵雅幸福的笑了,到她现在的身份,找一个伴侣其实并不容易。

    既要配的上她,又不可以打她女儿财产的主意,真心太不容易了。

    二人起了床,赵雅服侍林枫换衣服。

    “你这衣服都没牌子的,多少钱一件?”看着大大的衣橱,里面全都是没有任何牌子的衣服,林枫边挑边问道。

    “哦,这些衣服都是意大利卡诺其大设计师私人定制。你手上的那件三万美元。”赵雅平静说道。

    多少?三万?还美元?换算成人民币岂不是要二十几万?我第一桶金只够买半片衣服的?

    果然,与女强人一起生活,需要一个强大的心脏,特别是“钱”上。

    林枫不敢穿了。“要不,你先上班去吧!”

    不要看林枫不是一个贪财的人,但是正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林枫有那样的父母,在钱财上多少有点儿受影响。

    一个赚才赚几十万的,一件上衣便二十几万,这得是多作死,多糟蹋钱啊!反正林枫是接受不了。

    “好吧!我先上班去子。你再休息一会儿。”赵雅笑着,贪心地多看了一眼林枫的身子,“有事打我手机。”给林枫手机输入了自己的号,又吻了林枫一下。

    这一吻,赵雅自己都吓了一跳,因为她差点儿没收住。她本以为自己很有自制力,没想到却不是。她很辛苦,才强忍住,才离开了房间上班去。

    今天,赵雅是带着受男人滋润的脸回到的公司。这一点,公司的人都有看到。一个个议论纷纷。

    “冰山女王今天怎么笑了?要发生什么好事吗?”

    “只希望不要是坏事就好了。”

    ……

    她都有听到,却一个都没有回答。

    “董事长,今天你怎么这么开心?公司又有什么大案子了吗?”她秘书问道。

    “看出来了吗?不过不是大案子,是我结婚了。”赵雅说。

    “啊?”

    秘书呆住了。因为这太奇怪了,董事长结婚了?可她不知道啊!

    “就是我让你调查的林枫,昨天我们结的婚。”赵雅不无炫耀道。

    “什么?董事长这是不是太草率了。我知道现在流行闪婚,可是……”

    秘书担心赵雅被人骗了,不然从她把林枫的资料交给赵雅起,这才几天啊!竟然就结婚了?她可是个百亿身家的大老板啊!

    “你看看这个,就明白了。”赵雅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所以她给自己秘书看了林枫签的《婚前协议》。

    “这……”看到《婚前协议》,秘书更惊讶了,因为这真的不像是结婚,更像是生意。

    赵雅却说:“我已经不年轻了。能遇到一个我女儿喜欢,又不贪我钱的男人,我已经很满意了。”

    这是真心话,她是真的满意了。

    “是,那么董事长,关于婚礼……”

    “婚礼以后再说,最近公司的事太忙,没有时间。”

    “是,董事长。”

    看到又投入到工作中的赵雅,秘书突然可以理解自己老板的闪婚了。既然没有时间去寻找自己的幸福,闪婚也许就是最有性价比的爱情了吧!

    “呼!”另一边,林枫看着这些衣服,一个个全没有牌子,他就是想查个价,都无从查起。

    穿回自己的吧!

    那衣服,林枫已经分不出到底是打架打坏的,还是被赵雅扯坏的了。

    穿那样的衣服出门,即便林枫不在乎,他也受不了那吓死人的回头率。

    “吱-”

    卧室的门打开,探出一个小脑袋。脑袋的主人小心翼翼地打探着房中的一切。

    “陶桃?你有事吗?”林枫说。

    “林枫!”看里面只有林枫,陶桃昂首阔步地走了进来。边走边说,“昨天睡在一起了吗?”

    “什么?你在胡说什么?”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你不知道,为了照顾赵雅,真的是把我累坏了。现在有你在她身边,我也放心了。”陶桃小大人似的道。

    “什么赵雅?那是你妈妈。”林枫板着脸,教训这熊孩子没大没小。

    “怎么?你难道还想让我叫你爸爸不成?”陶桃反问道。

    “不叫爸爸,叫叔叔也成。”林枫说。

    “‘叔叔’?那是叫给外人与妈妈听的。在他们面前叫,赵雅才不会担心我。咱们都这么熟了,名字就是一个代号,感情浅才叫‘叔叔’,感情深的都叫名字。”

    陶桃这熊孩子,讲起歪理来,都这么一套套的。

    “不过,十万块。这么身衣服就是十万块啊!”

    这母女俩都不是常人啊,好在林枫从陶桃口中套到了每件衣服的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