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刁民

    就林枫身上的那套白西服,是整个衣橱中最便宜的了,也要十万块。

    穿西装打领带,真的不适合林枫,这种衣服也没法干活不是?

    然而,其他的衣服更贵。林枫问了价格,动都没敢动。

    看的陶桃咯咯直笑。

    等林枫换好了衣服,陶桃已经上学去了。下了楼,桌上有林枫的早餐。

    “您是林枫林先生吧!”

    正吃早餐时,一个陌生的电话打到了林枫的手机这。

    “对,我是。”接听电话,对方很客气。

    “林枫先生,听说您要十万吨内河河豚,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请问要送去什么地方?”对方说。

    “啊!”林枫愣了一下,赶紧道,“送到淮北市铜山县利国村。”

    “好的,我们这就起运,明天晚上就可以运到。”

    对方挂了电话,林枫想了想,给赵雅打了电话。“谢谢!”

    “什么?”赵雅一边看着文件,一边与林枫通话。

    “河豚。”林枫知道他认识的人中,有这么大能量的,也就是赵雅了。

    “嗯。没什么,他本来便是我们的合作伙伴,一个电话的事。”

    “嗯。”

    赵雅承认了,虽然林枫猜是她,不过他却没有想到,自己昨晚不过是提了一下,她竟然记在心里。

    后来,林枫才知道,赵雅不是一个电话,而是打了好多电话,最后才从广州搞到十万吨内河河豚。这季节,近海河豚有的是,内河却不多了。而且从广州到淮北,两天两夜便到了,这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取得的条件。

    “嗯,你赶快去接河豚吧!不要误了你的买卖。”赵雅说。

    “嗯,好!”

    与赵雅通过电话,赵雅没有提什么时候领证,什么时候办婚礼,只说了生意的事。

    在这样的状况下,林枫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感动的话憋回心里。愣了会神,他赶紧便给孙蕾打电话。

    电话一通,林枫便立即说:“十吨河豚,我卖了。”

    这可是十万吨的河豚,林枫可不想砸在自己手上。

    “什么?好,好!”

    开心的孙蕾直接挂上了电话,便大嚷大叫:“头,头。货搞定了,可以收网了。”

    “好!孙蕾,你与我一起去见柴田,就说我们帮他买到了他想要的货。”王大力也听到林枫那边的答复,立即行动起来。

    “可恶的小鬼子,这回还不抓你个人赃并获!”孙蕾开心道。

    他们盯这条线很久了,好容易日本买家露头了,可是他们却怎么也没找到他们走私的货在哪。没有赃物,他们只能等着,现在终于要收网了。

    林枫打电话卖河豚,赵雅却比他都要开心,开心的竟然直接挂断了电话。

    林枫愣了一下,却并没有生气,因为这便是孙蕾,大大咧咧,做事“专注”的孙蕾。她做什么事,会把全部精力都专注进去,不管身边的一切,更何况只不过是挂了一通电话了。

    这样的性格,老板很喜欢,但是却让她没什么朋友。

    不过,这样也好。如果不是她这样的性格,林枫也不可能白吃了她两年的饭菜。换一个女孩子,早就反应过来,羞的不行了。

    正所谓“吃人家的嘴软”,林枫吃了人家两年的白饭,现在人家需要帮忙,他自然是义不容辞。

    先打电话给二伯,说他有事要回去。

    林二伯不仅没有挽留他,反而开心不已道:“是应该回去了。告诉你爸妈一声,千万不要学你弟弟,什么都不说。”

    “嗯。”

    林二伯的话,到底几个意思?

    林枫顾不上去猜,赶紧去买高铁,他要赶在鱼到家前,先到才行。

    林枫这边挂了电话,那边林二伯得意道:“你看看,我就说大侄子的事,不用急吧!这不,人刚到伯都,便找到了女朋友,晚上都没回来。”

    林二伯很得瑟,就好像找到女朋友的不是林枫,而是他自己似的。

    “是是,我是多管闲事!”二伯母不太高兴。

    她辛苦做红娘,自己妹妹、外甥女不领情,嫌男的老土不说。一转头,这侄子自己便找到了,还夜不归宿。

    “这女孩刚认识,夜里便在一起,也不是什么好女孩!”二伯母说。

    “你这还魔都人,太老土了,这都什么年代了。夜里在一起怎么了?夜里在一起感情才好呢!”林二伯骄傲的道。

    “哟!你倒是懂的很多吗?你一厨子什么时候成了恋爱专家了?”二伯母怀疑道。

    “咳咳,随便说说,随便说说。”林二伯尴尬道,有种作茧自缚感。

    二伯母也知道林二伯就是随口说说,所以她也没有追究,而是转回自己儿子身上。“咱儿子的事,怎么办?”

    “什么事怎么办?”林二伯问。

    “就是拍电影啊!现在拍电影很赚钱的。”二伯母说。

    “哦。”林二伯点头。

    “你哦一声就完了?”二伯母说。

    林二伯想了一下,点头说:“嗯!让他跟着帮忙,好好学习。”

    “然后呢?”二伯母追问。

    “什么然后?”

    “咱们做父母的不应该支持一下吧!”

    “哦,你说钱啊!你看咱们是投的起资的人家吗?帮帮人场,出出力就行了。”林二伯说。

    “哼!你们老林家,果然是一号子货。”二伯母很不满道。

    林二伯不与她吵,全当听不见。

    “混蛋!”

    在另一边,武公子在骂人。

    而且武公子现在的样子,衣服破损,沾满了泥土,说多狼狈,便有多狼狈。

    “武公子,田少爷,你们这是怎么了?”

    不仅是武公子这样,田士同样也好不了多少,只不过他的衣服没破罢了。

    看到本是人中俊杰出去的田士与武公子,回来后,却是这副样子,陶桃惊讶极了,心想:这该不会被人打了吧?

    她会这样猜测,是很正常的,正所谓“穷山恶水出刁民”。

    巧的是,利国这地方,便是这句话的出处。

    乾隆最后一次下江南途中地点三说:徐州、镇江、萧县典故演义:话说乾隆皇帝六下江南,山山水水都玩腻了,山珍海味也吃厌了。

    最后一次下江南途中,忽然心血来潮:“这里的名山大川我都见识了,只有民间的小巷儿还不曾逛过,不如我出去溜达溜达。”

    转眼间,乾隆老爷子换了一身便装,瞒过随行大臣,独自一人从后门溜出,不知不觉走到一条小街上,正在东张西望,忽听得吱嘎一声响,街旁一家人家开了门儿,走出一位家常打扮,模样儿却十分标致的年轻女子,乾隆老爷子一??,哇噻!魂被勾去了一大半,就装作丢了东西,在这家门前东寻西找,不住偷瞧那年轻女子。

    年轻女子本想在门口儿等个货郎来,买点针头线脑儿什么的,没承想货郎没等到,却看到一轻浮男子,一双色迷迷贼眼直勾勾盯着自己,不觉脸上一红,正要转身回家,乾隆老爷子生怕错过时机,十步并作一步赶到她身边:“请问小娘子姓甚名谁?看你家境不宽,与其愁柴愁米,不如跟我上京城享受荣华富贵去吧。”

    女子见他说话不着调,又动手动脚的,真是又怕又恨,立马儿抡圆了给了乾隆老爷子俩脆嘴巴子,同时大声喊“救命”,眨巴眼儿的功夫,家里人出来了,左邻右居也赶到了,乾隆老爷子顿时想到好汉不吃眼前亏吧您呐,赶紧脚底下抹油,撒丫子了。

    乾隆回到行宫,本想拿民女问罪,可又仔细一琢磨,不行啊,您想啊,万一老百姓知道自己是皇帝,那自己这人就丢大发了,心里真丫扫兴搓火,最后只好悻悻御赐了八个字“穷山恶水,泼妇刁民”用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