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狼狈

    武公子与田士当然不会去盯人小媳妇看,色迷迷的耍流氓了。

    当然,以陶桃的经验来看。他们如果耍流氓,这时代估计不会挨打,倒贴也说不定。

    可是,他们不是耍流氓,而是要人家的土地。

    这些时日,忙前忙后的陶桃也打听过了。人家那地,已经为他们家赚了小一百万了。

    前前后后,方法用了不少,但是“断人财路,有如杀生父母”。这二位若是进了村子,被人发现了,挨顿打太正常了。一个皇帝都照打的地方,更不用说你们的行为可比“耍流氓”严重多了。

    歪了!陶艺真的是想歪的太厉害了。如果武公子与田士知道她这腐女的脑残想法,绝对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武公子与田士的狼狈,根本就不是人打的,而是熊打的。

    武公子与田士想要洞天福地,初步试探,没有到手。

    他们并没有进一步的动用自己的关系,而是进行了“查访”。

    毕竟,他们要的只是洞天福地,所以在下大力气整这块地时,他们必须先确定这里有洞天福地。

    如果确实了,他们才会真的调动自己的人脉,不然,他们也不想乱用自家的关系。

    可是,他们这一查探,就撞上熊大了。

    如果是狗熊,他们会小心,因为狗熊是一种有地盘观的野兽。

    可是熊大这货身上有着陶桃的染发剂啊!也就是说,从外形上看,这货就是只可爱的“国宝”大熊猫。

    人们会紧张狗熊,但是谁会害怕大熊猫。

    这一不怕。他们便被熊大大耳光子刮了。

    打的是那个惨,直接便从山上刮到了山脚下。

    这才是他们这副样子的真正原因。

    “陶小姐,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那地方我要定了!”武公子头脑发热道。

    太他妹的丢人了!自己,堂堂武公子,自大唐流传下来的武氏家族的长公子,竟然被一头畜生扇了。这口气,他咽不下。

    “好!您放心吧!”陶艺保证道,离去前,建议道,“你们要不要到医院看看。”

    这话一出,整间屋的温度一下子便降了下来。陶艺突然有一种做错了事的感觉。

    田士赶紧摆摆手说:“你去吧!”

    陶艺二话不说,直接便逃难似的跑了出去。

    这时候田士才劝他说:“好了,那是国宝。”

    “国宝怎么了?国宝它也是头畜生。田士,等我拿到那块地,我要吃了它!”

    武公子不是开玩笑的,他的眼中全是愤怒的火焰。

    听到武公子要吃大熊猫,田士一点儿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

    国宝?那只不过是凡人的国宝罢了。在这末法时代,炼气不成,只能服食的时代,凡是他们吃的,任一样现世,都绝对可以称之为“国宝”。一只大熊猫,又算什么。

    熊大根本不知道自己那一巴掌给自己惹来了什么灾难,它只知道林枫回来,立即欢快地扑到林枫的怀中,林枫去哪,它就去哪。

    看的徐民羡慕不已道:“这熊猫这是跟你亲。即便有我喂它蜂蜜,它连让我碰一下都不愿意。”

    这可是大熊猫啊!哪个不想摸摸,碰碰。

    可是熊大这货是狗熊,谁见过狗熊可以让人摸着玩的?

    如果不是有林枫的警告在。你敢摸它,它敢直接拍死你信不信?

    不要看它还是头幼熊,但是谁让它在林枫这儿长的好,天天都有生命能吃。它现在的掌力比起成年大熊都不次。

    野外的成年大熊,饱一顿饥一顿的过日子,随随便便都可以拍死人,就更不用说熊大了。

    “宝娃子回来了?谈的怎么样?”比起熊大来,林母更关心儿子的婚事了。

    “嗯。”林枫随口应着。

    “呀!真让你二伯说对了。那你什么时候把人女孩子带回家,给我们看看。什么时候结婚了。”

    林二伯早向林枫家打了报喜电话,不过别人报的喜,哪儿有自己儿子亲口承认,来的准啊!

    “妈!刚认识,这八字还没有一撇哪!”林枫说。

    对赵雅,林枫是拿她当自己女友了,但是现在就带给老妈看,他觉得这事还得好好合计合计才行。

    不然,一旦老妈问到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又是怎么在一起的?(她是一定会问的。)

    怎么回答?难道说实话吗?

    虽然协议上是写着《婚前协议》,可他们不是没领证吗?事后,赵雅也没有提任何领证的事,那玩意听上去,更像是找个炮友。之所以写《婚前协议》,是因为《婚前协议》比《炮友协议》好听,正式,更受法律接受。

    我们毕竟是中国人,含蓄是我们的文化。

    可就算是这样,这事儿一旦说出来,却更像是约炮。怎么也不像是正常恋爱。

    “行!那你尽快啊!我还等着抱孙子呢!”林母笑呵呵道。

    与她而言,有女朋友便是胜利,不能逼的太紧。

    自己这儿子一直都不找女朋友,她都担心儿子是不是有什么病。现在好了,没病,没有病,自己也可以安心了。

    自己也可以理直气壮地对全村宣布:“我儿子没病!我儿子是正常男人!”

    农村的流言是很可怕的,特别是林枫不仅是他们村的大学生,还是大科学家。

    他们村,十七八结婚的很正常,可林枫呢?二十八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这没本事,讨不到老婆,乡下人全都理解。可这有本事的,也没老婆……你到底是身体有毛病啊?还是思想有毛病!

    当然,农村的说法绝不会这么文雅,不过广电有命令,也只能这么写了。

    “嘟-”

    “妈!送货的车来了,我要去卸货。”

    送河豚的车很快,与林枫几乎是前后脚。林枫赶紧带上徐民,别离了老妈。

    林枫的婚事到现在,已经有点儿诡异的感觉了,他还真担心自己老妈向自己要赵雅的电话,然后给人家打电话。

    如果赵雅是隐瞒过去还好,但万一她对自己婆婆实话实话了,那可就什么都不好了

    林枫还没什么,大不了“二皮脸”了,可是他却担心自己老娘接受不了。农村可没城里人那么开放,更不要说魔都了。所以这车子来的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