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生意

    从广州发来的是专门的水产运输车,车子很大,走在村子的路上,一压一个坑。

    即便是这样,车子的性能却很好,一直开到水库,也没有因为路况不好,开不进去。

    向下卸货,直接从车厢中伸出一个成人腰粗的管子,打开阀门,水与鱼便一起流进水厍中。

    全村人,一个个全都围着看大车,看不用却自己干活的车子。

    “铃铃……”

    林枫的老式功能手机,发出了欢快的铃声,林枫一看,是孙蕾打来的,接听了电话。“喂。”

    “林枫,你还没告诉我什么时候交货?”孙蕾打来电话,急急道。

    “呵。”林枫笑了,说,“你这还怪我?电话可是你自己挂断的。”

    “好好,你就别拿我开心了。快告诉我,什么时候可以收货?”孙蕾急急道。

    林枫看着入水河豚边说:“差不多一个月吧。”

    河豚,他见过了,全是水产养殖的河豚。这样的河豚肉质不紧实,不要说生命能了,就是想装野生河豚都难。

    “一个月?什么?这不行,不行,你就不能快点!”

    孙蕾很着急,一个月实在是太久了,一个月的时间,估计那些野生动物都已经到了日本国内了。

    “这么急啊!那一个星期。”林枫说。

    孙蕾说:“一个星期还是太长,能不能再短点儿。”

    “再短?你该个会明天就要吧!”林枫随口道。

    “好!就明天,我们说定了。”

    “什么就说定了?喂,喂……”

    “嘟,嘟-”

    电话中已经全是忙音。

    林枫再打过去,她已经关了机。

    明天就交货。这河豚一看就知道是养殖的,根本不可能骗过小日本。弄的林枫非常发急。

    正当林枫准备去魔都,直接找孙蕾时,他突然想起来。“看我这脑子!又不是自己吃,弄的像野生的不就行了。”

    野生河豚与养殖河豚的差异,也就是个运动量问题,至少科学上是这么说的。运动量上去了,这河豚的口感自然也就一样。

    这一点,可不是林枫的幻想,而是已经有人在这么干了。

    国内的某知名养鸡人,为了养殖的鸡肉与野鸡一样结实好吃,他每天都会赶着自己养的鸡向高处飞,并且他成功了。

    这个法子没有养鱼人用,是因为鱼会被赶死,养鱼人保证不了运动起来鱼所需要的营养。

    不过这个问题对林枫绝对不是问题,他有生命能,只要有生命能在,这鱼就死不了。

    送走了司机,让徐民去打理花,以及割蜂蜜,林枫一个人留在了水库。

    不,不是一个人,还有熊大。

    自从林枫回来,熊大便一直跟在林枫身边,就是它最喜欢的蜂蜜,也没有让它移动过位子。

    熊大在身边,林枫没有管它,因为林枫的全部心神都投在了河豚身上。

    怎么让它们运动?

    作为养殖场的货,它们是很懒的,哪怕林枫给了它们生命能,它们也是懒洋洋的游着。

    这样的悠闲,想让它们的肉变结实,口感好,就需要更多的生命能,以及更长的时间。而这显然是林枫所没有的。

    不过,它们若以为林枫没有办法对对它们,那它们就想错了。

    只见林枫把自己的灵魂投入到土地,钻到水库的泥土下,寻找了起来。

    什么鲶鱼、黑鱼、王八,全让它们动了起来,就让它们追这些河豚。

    如果它们不动,就用尾巴甩,用头顶它们。

    后来,熊大看的有趣,也扑腾进水中,两只熊掌左右开弓。把河豚打出水库,林枫再丢进去。

    这样一来,不想挨打,就要游,拼命的游。

    如果有人从天上看水库,就会发现整个水库有如化为了一座旋转的鱼群,大群大群的鱼以水库中心为圆心,旋转地游了起来。

    越游越快,越游越多,带动的水库有如一台由鱼驱动的洗衣机,根本停不下来。

    弄到后来,熊大都差点儿被冲走,它不敢再到水里呆,直接跑了上来。

    这样很好,这样的鱼绝对会美味,即便没有生命能,它们也会美味。

    蓝鳍金枪鱼为什么这么受市场欢迎?2013年1月5日日本东京筑地的中央批发市场清晨举行了一场竞拍。一条重222千克的青森县大间产蓝鳍金枪鱼以15,54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100万元)的天价成交。

    便是因为这是一种一生都在运动的鱼,一旦停下,也便意味着生命的终结。

    它完美的诠释了生命在于运动。

    一生的运动量也让它的肉有红宝石之称。这也是为什么它越大,越值钱的原因。因为越大,说明它活的越长,游动的时间也更长,肉质也会更好一些。

    在林枫这儿,生命能,它们不用发愁,就是吃的,林枫也早准备好了鱼饲料。

    一袋袋的鱼饲料投下去,林枫不指望它们一斤饲料长一斤肉,他只求这些河豚的肉都长的结实一些,他就满足了。

    因为这一次的渔售,已经不只是林枫自己的事了,它还关乎到林枫的女朋友赵雅。

    这毕竟是赵雅为他联系的河豚,也是他第一次在赵雅面前做生意。

    雄性总有向雌性展现自己的**,林枫也不例外,他一点儿也不想搞砸了这笔生意。

    为此,这批河豚可倒了大霉了。不断的游,不断的游,很本停不下来,林枫不让停。就是到了晚上,林枫把灯光一打,也还是让它们游着。

    如果鱼可以说话,它们一定会控诉林枫没有鱼(人)道,连休息睡觉时间都不给它们。

    它们没有休息睡觉的时间,林枫也没有。

    第二天一大早,两辆大切便进了村子。

    这些日子,村民已经渐渐习惯了好车的进进出出。而且,一看是好车,根本不用车主打听,便直接指路道:“你们是找林枫的吧!那边,门前有棵大梧桐树的就是。”

    真的是省了不少的口舌。打开车窗,什么都没有说的孙蕾,只好又扭回车中。

    想了想,又探头道:“谢谢!”

    她刚才忘了道谢了。

    “呵,想不到他在村中的名气还不小。”招商局接待处的金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