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父母惊讶

    “啊嚏!啊嚏!”只是她说的开心,却弄的乐泉老板不断地打喷嚏。

    不由疑惑道:“是谁在念叨我?”

    嘴上疑惑,那一对中了毒的肥唇,不断地一张一合,却怎么看怎么的碍眼。

    弄的他店中的伙计忍不住道:“老板,这蝎子是有毒的,你怎么敢直接吃。用仪器测,不是更准吗?”

    “你懂什么?”乐泉不屑道,“这仪器才不准。”

    “啊!”伙计觉得自己老板在开玩笑,仪器还有不准的。

    乐泉诲人不倦道:“教你个乖!这不管什么仪器,再怎么测,这蝎子毒,它就是蝎子毒,不会有什么变化。但是与中药而言,蝎子与蝎子可是不同,辛甘味正方为上品。这是任何仪器都测不出的。医书有云……”

    听着老板吊书袋,伙计可没有受教的心思,因为这是个科学的时代,什么中医医学,那已经落伍了。有那功夫,他还不如去看《今长大》喱。

    伙计低着头,又看起自己的手机来。

    “唉!”见他这样,乐泉又哪儿还有卖弄的乐子,直接起身向外走。

    “老板,你去哪?”他这个伙计虽然爱死了棒子剧,但是他却有着耳听八方,眼看四路的本事,老板一走,他便知道。不是这本事在,他早让乐泉开了。

    “当然是路子把这药材销了,难不成要靠你不成?你把这药材看好了,千万别让跑了_”

    借机敲打下自己伙计。“啊嚏!”乐泉又打起了喷嚏。忍不住奇怪说:“这到底是哪个,怎么老是念叨我?”

    还能是哪个,当然是林洁了。

    人都上了回去的车子,林洁还不停下。“哥,你说他也是,连个化验室都不愿意找,偏偏自己试。这人试的,还能准?”

    林洁也是受现代化教育的,她自然知道药材是要做化验,才能看出品相的,至少她学到的,她读到的无一不是这样说的。

    林枫看了她一眼,说:“不!这你就错了,人可比机器准的多了!”

    他这是有感而发,自己的科学知识,地师的传承无不告诉林枫人比机器重要。为了找到反物质,人们不知使了多少的机器,却一粒反物质都没有发现。是没有吗?不,是机器根本发现不了。

    就像是可以用机器直接制造反物质一样,制造出的反物质,不稳定不说,几微秒便消失了,而且除了能量外,再没一丝的异处。

    是反物质没有异处吗?

    不!林枫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无不说明这是不对的。

    唯一的可能就与人工养殖的中药材一样,同样的物质,同样的化学成分,但是其治病救人的特性却变弱了,甚至直接消失了原有的药效,变成了相反的药效。即原来救人治病的药,变成了害人的药。

    这到底是为什么?

    科学界一开始就指责中医药方的无效论,认为是方子在骗人。数千年来的中医药发现,似乎一瞬间成了骗人的东西了。

    可是随后的事实,当把人工药材完全换成了天然药材后,这药又可以救人了。

    你说神奇不神奇。

    万物以“人”为本。林枫接受了地师的传承,也便理解乐泉老板的做法了。

    “哥,什么意思?”

    林枫说:“这是药,治病救人的药。机器说的不算数,人说的才算数。不然,为什么工业合成了药之后,还需要用动物,用人做实验?”

    “什么?用人做实验?”林洁大惊。在她的心目中,科学是高大上的,怎么会用人做实验。

    林洁真的是太少见多怪了,用人做科学实验,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就拿这化学生产来说,老实说刚生产出来,没人知道是救人的,还是害人的,不然也不会有什么食品添加剂与毒奶粉了。

    而这药就更危险了,也许不过是一个温度的变化,就有可能让同样化学成分的药有着截然不同的效果,没人知道为什么。

    不仅仅是这两点上,其实所有的科学都有着这样的毛病。即便你科学理论吃的再透,在生产上,也需要再研发生产工艺的原因,便在此了。

    科学唯一的强大之处,便在于它可以让人类自以为掌握了科学这一点了。然而那些真正的大科学家才会知道,他们其实什么都没有掌握。

    因为按照科学理论,生产某一样工业品,其实根本不存在什么前后顺序的,化学受应也好,物理变化也罢,一切的一切都在证明不管顺序,怎么做都行。

    然而事实上,却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这也是为什么越是伟大的科学家,越说自己无知的原因。

    当然了,林枫不会这么直接告诉林洁,他可不想吓坏了小妹,毕竟现代社会的一切其实都是建立在科学有序上的。他说:“就是临床实验。电视上,新闻上不是常说吗?”

    用人做实验,这本就是个半公开的秘密。不说各国政府,就是各国百姓,也早就习以为常。

    果然听哥哥说临床实验,林洁松了口气说:“原来是临床实验啊!哥哥就会吓唬人!”

    林枫吓唬她了吗?这临床实验就不是人体实验了吗?除了不是把人直接抓起来做实验外,其本质上有什么区别吗?还不都是在人体上实验?

    当然,他们会找其家属上签合同,看上去很公平,很友好,但是要看那签的是什么?不过是实验方的免责声明罢了。与被实验者可有保护?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林枫知道的,甚至可以说是她的黑历史。所以她也没有说的心情。

    “咦?爸,妈!”

    从车窗外,林枫突然看到林老汉老俩口,忐忑不安着,似乎在为什么事在犯为难。

    “师傅,停车。我们要下去。”林枫直接叫停了车子。

    林老汉老俩口,自然是听到熟悉的声音,只是林枫与林洁大变样的从车上下来,他们老俩口,一时间没有敢认。

    “爸,妈!你们这是怎么了?”

    直到兄妹俩下了公交车,来到他们面前,又叫了爸妈,他们这才认出面前这俩人是他们的儿子、女儿。

    变样了,真的是大变样了!

    特别是林枫,如果说还穿原来衣服的林枫,虽然有所变化,但是由于衣服的原因,变化不大的话。现在,林老汉却是都怀疑这是不是自己儿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