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又见刁民

    然而熊大这货根本就不是大熊猫。武公子被坑了,被这货一熊掌拍下了山。现在,日本人显然也要掉这坑里了。

    “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

    正当柴田要与林枫签约的时候,村子里却闹腾了起来。

    “对不起,我去看看。”

    徐民惊慌地来找林枫,林枫赶紧过去了。

    “怎么回事?”林枫问道。

    徐民说:“是卫生局的。他们说咱们这地方重金属超标,要收回承包的土地。”

    “这帮混蛋!”林枫骂道。

    什么重金属超标,所以要收回土地。这话林枫一个字都不信。

    这是什么地方?这是乡下,一个很穷很穷的地方,即便是多管局,也不会管的地方。

    “村长,你是个老党员了,你怎么就不明白,这是为你们好。朝廷是会补偿你们的。”

    “什么补偿?我们不稀罕!我们自己的村子,我们自己管。”

    七叔自从当年大炼钢铁,毁了村子的风水,从那时候起,他便成了这十里八乡的老顽固,再不同意任何人动他们村子。

    现在,有人不仅要动他们村子,还要把土地都收走。他们村子现在这老的老,小的小,再没有了可以耕种的土地,让他们怎么活?

    所以说,这事不要说七叔,就是七叔应下,也没用。一个个村妇骂的那个难听。

    什么朝廷,什么为他们好,这与将被收走的土地,它算个屁!

    朝廷的话,老百姓们有的会信,但是有的却已经烂大街了。

    什么朝廷补偿?这话可信?

    三十年前你们宣传“计划生育好,政府来养老”,我们信了;二十年前你们改为“计划生育好,政府帮养老”,我们依然可以接受,十年前你们彻底颠覆了过去的承诺,改成了“养老不能靠政府,要求加社保”,我们交钱养老也认了!现在我们老了,又说适时推迟养老计划!现在该信谁?谁才可信?

    反正村民们是不信的。他们只知道生娃才是真养老;有土地,才会有粮食,有菜吃。

    至于社保?在农村早就呵呵呵了。

    “你们这个村就是愚昧!和你们也说不清,来人,封地。”

    “我看谁敢!”七叔挺身而出。

    只不过这似乎好像,以及肯定没用。朝廷的人,哪儿会与你废话,直接便推人。

    七叔也好,村妇也罢,哪个挡的住他们推。众人不断被推的后退。

    “哎哟!”

    退不及的,直接更推倒在地。

    可是朝廷显然忘了这儿是哪了。在这儿连皇帝都打过,还会怕你十几个临时工。

    村妇们直接是能挠就挠,能给耳光,便给耳光。

    嘴巴里还高喊:“哎哟!打飞人了!朝廷打死人!”

    气得带队来的科长直打哆嗦,手下们一边阻挡村民打自己,一边看他。

    张军知道,如果他这次不为手下出头的话,以后他再办事,可就叫不动人了。

    “打!给我打!穷乡僻壤的,打了也是白打!”

    他那帮人,等的就是这么一句话。

    在这个时代,人人都是“凤凰男”,人人心中都有怨气,百姓们有,朝廷也有。

    得了科长的令,他们下手再不留情。只要头点头了,穷乡僻壤的,打了也就打了。

    “你们干什么?你们怎么能打人?”

    面对十几个棒小伙子,就利国村这帮老弱妇孺哪儿是对手。林枫一边高喊着“住手”,一边向前挤去。

    住手?这人是白痴吧!好容易可以放手打人了,住你妹的手啊!

    他们也有怨气,与普通百姓们不同,他们却可以在“合法”的前题下,发泄他们的怨气。

    这也是为什么老有新闻报导城管又打了什么人,又烧了什么摊的原因。

    在“合法”的前题下,他们自然不会听林枫说,相反还会骂林枫白痴。接着该打人的,还是打人,该“执法”的,还是在“执法”。

    只不过……

    “咦?张科长,怎么咱们的人躺地下去了?”

    可不躺地下去了吗?一个,两个,三个……

    “不要动手。有话好好说!”

    林枫高喊着口号,接近一个“临时工”,替人不备,直接一脚下去,便踹倒了。

    踹倒了之后,便有村民跟上,又是踩又是踢的。

    “不要动手,有话好好说。”而踹倒了人,林枫又移动了起来。

    这都第四个了。

    不仅张科长看见了,村民们也看见了。

    看见的村民直接跟在林枫的身后,高喊道:“不要动手,有话好好说。”

    看是劝架,实际上他们就是跟着林枫,等林枫踹倒了人,立即上前踹几脚。然后跟着林枫奔向下一个目标。

    他们就像是追随将军破阵士兵,将军转战句方,他们便追随而去。

    “是他!他在打人!哦-”

    发现林枫偷袭的临时工指着林枫大叫,却忘了他看到林枫的小动作,也就意味着林枫也到了他身前。干净利落一脚,他直接便给跪了。

    “先打他,先打他!”

    张科长发现林枫的破坏性太大了,一脚一个的喂。张科长立即叫回单位的“临时工”们,向他们抱团向林枫冲去。

    林枫虽然打倒了五个,但是对方还有十个人。他们一抱团过来,村民便让挤开了。

    “偷袭!会偷袭是吧!”

    临时工们深恨林枫,他们在单位做“临时工”,上面训,下面骂,他们早就憋了一肚子怨气了。好容易可以发泄一下怨气了,还让你让鳖孙偷袭。

    “我让你偷袭。”一个临时工抓了块石头便砸了过去。

    看到对方手中有家伙,林枫二话不说,直接抓了一个临时工当挡箭牌。

    林枫是没有继承什么高明的招式、武功,但是备不住他力量大。

    被抓的那临时工根本就反抗不了,就代林枫挨了一石块。这一石块下去,直接打破了他的头。

    看到自己人流血,剩下的人也不空手了。能拿石头的拿石头,能拆篱笆墙拿树枝的拿树枝,什么都没找到的,直接跑回车上,取下了车上的大扳手。

    他们一个个简直是杀红了眼。没有泄火,反而被一群刁民打了,这绝逼忍不了。

    事情这是要闹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