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二进

    “唉!打脸了吧!”

    那人刚留完言,便被打脸了,因为人警察,一点儿也不在乎**,全都给抓了。

    “现在还说这个干什么?怎么救他们?”那人不出声,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问道。

    “救什么救?咱们只是网民,你真是想太多了。洗洗睡吧!”

    所谓网民,他们只是看个热闹,现在热闹看完了,当然洗洗睡了。

    两万……一万……两千……

    在线的数据飞快下降,到了两千,还在降。

    “这事,咱们就不管了?”网上有人留言。

    “怎么管?”路人甲道。

    又一阵沉默,这沉默压抑的人难受。

    “妈咪,林枫叔叔又让警察抓了。”线下,陶桃打起了电话。

    电话中的陶桃是个乖孩子,赵雅也不叫了,叫“妈咪”,林枫也又加上了“叔叔”的称呼。

    “什么?发生了什么事?”赵雅问道。

    “妈咪,你到网上去看吧,网上有。快点儿看,不然一会儿删了,就没有了。”陶桃说。

    “嗯。我知道了。”

    赵雅点头挂上电话,不过她却没有立即上网看视频,而是先打了电话。“庞律师,你们现在在哪儿?”

    “董事长,我们快到您先生的城市了。”

    “先不要去他家,去当地派出所,先把人保释出来,他现在在派出所。”赵雅说。

    “是,董事长,您放心吧!我一定办到。”庞律师根本问都没问发生了什么事,因为不管发生了什么,都是要由他处理的,这本就是他的工作。

    “咱们又见面了。”带到了警局,林枫见到了自己的老熟人,江所长。

    “呃-怎么是你?你到这当所长了?”林枫当然认识他了,因为他们分开,这才几天啊,怎么可能忘记江所长的脸。

    不过,这时候的江所长可不是什么地中海了,只见他头戴乌黑发亮的假发,闻一闻,身上还喷了淡淡的香水,一幅高高在上的样子,很是得意。

    他当然要得意。林枫在魔都可是把他搞惨了,又是诗,又是歌的(他至今依然认为林枫是主谋,陶桃是被他利用的)。江所长被曝了这么大的光,不是开除一个临时工,便可以解决的,他已经获得上级通知,他要被调到人大了,也就是说他要去二线了。

    本来,他是要认命的,没办法,谁让自己点背,遇上这么个高智商犯罪,他又斗不过人家,也就只能认命了。

    可这个时候,偏偏一个女人找到了自己,陶艺。

    这个女人,他听说过,一个很厉害的交际花。这个女人对他说,只要他帮她拿到一块地,她就帮他官复原职,甚至再进一步,也不是没有可能。

    江所长本以为她是要魔都的地,但是一看,根本就不是魔都的地,再一看土地的主人。

    帮忙!绝逼要帮忙!

    江所长动用了自己的关系,又有陶艺帮忙,很快他的二线任命转任为利国镇派出所的所长,恰好管着利国村。

    要知道魔都的二线可比外省的一个镇级别高多了。我大朝廷毕竟是一个人情的社会,一位老同志被手下坑了,本来就受人同情,现在他愿意自降级别,到乡镇上去发光发热,就是上级领导也不能太过寒了老同志的心。

    特事特办之下,江所长很快便上任了。

    “你倒是会闯祸。不过你这回闯的祸,可不像你,不是那么高智商。”江所长得意地指指自己的脑袋。

    在江所长看来,这一回,林枫可就跑不掉。人证物证俱全,单单为了林枫,他这次下来的就值了。

    “什么高智商,我就一普通老百姓,再说这事吧!我想我勉强也算是个正当防卫吧!”林枫说。

    “正当防卫?你?你把我大朝廷的工作人员打成那样,还想正当防卫?美不死你!”江所长说,“我大朝廷的基层工作人员,每天辛辛苦苦,走南巡北。为了我大朝廷的稳定与祥和,几过家门而不入,鞋子都磨破好几双,也不能报销,只能自己去买。对这群最可爱的人,你怎么就下的去手?你等着吧,攻击朝廷工作人员,你这是犯罪!”江所长道。

    “呃-他们是大禹?”林枫问。

    “什么大禹?你不要胡搅蛮缠!告诉你,你这是行不通的!赶快坦白你的犯罪事实,争取党和人民的宽恕,才是你的出路!”江所长大吼着,拍了桌子。

    “爽!太爽了!我已经好长时间没审过人了,还记得我最后一次审人还是我当造反派的时候。”

    江所长这年纪的人,都是经历过那个特殊时代的人。那毕竟是一个不是被人斗,便是你斗人的时代。

    “什么犯罪事实?”

    咣的一下,审讯室的门被人撞开。

    “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江所长正得意,很生气有人打断他的得意。

    “干什么?明明是他们开车撞人,我们慌了,拼命逃跑,这才不小心踩了他们几脚。怎么就成犯罪了。”七叔站出来,那瞎话是张口就来。

    “你们不要胡说八道,你们的所作所为都是有证据的,网上到处都是你们的视频。”江所长道。

    “视频?啥视频?”七叔傻了。

    七叔,耍个无赖,向上面要个政策,他还行。可要是说到什么网络,什么视频,他就十窍通了九窍,一窍不通了。

    “老人家,我们是朝廷的人,是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的。黄队长,放视频给他们看。”江所长一眼看到人群中的黄队长。

    江所长是空降过来的,自然需要本地人做帮手,而黄队长作为与他同病相怜的人,也便成了他看好的人。

    不过,江所长看好黄队长,但是黄队长一点儿也不想让江所长看好。

    如果大地方的警察还想着向上爬的话,那么他们这帮村镇警其实更愿意平静祥和,或者说是混日子。

    而且经历熊大一事,黄队长已经深刻明白了什么叫,“说你是熊猫,你就是熊猫,不是也是;说你不是熊,你就不是熊,是也不是。”

    明明一只假熊猫,差点儿扒了他的官衣。

    要不是老所长调走前,安慰他道:“这熊也好,熊猫也罢。它们都是朝廷保护动物,你就是证明了它不是熊猫,是熊,这又有什么区别吗?”

    [星期天带孩子,好恐怖,又拉又尿又哭的,缠死个人。最冤的还是没人情拿。“周末反正没事,玩电脑也是玩,帮忙带孩子。”唉!啥时候码字写文可以进比为“正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