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熊脾气

    老所长的一番苦口婆心,是叫醒了黄建设。

    就像老所长说的那样,这两玩意儿,它都是朝廷保护动物。就是他再找马局,证明了它不是熊猫,自己也不可能宰了它。

    想通了的黄大队长,自然不想与这新来的所长同仇敌忾了。可是他越躲,这新来的所长越找他,这不,又看到他了。

    “小王,播放一下视频。”

    黄建设只是队长,他没可能与所长顶牛。

    不过技术王一打开电脑,傻了。“队长,网上视频没有了。”

    “我就知道。”黄队长心说。

    他已经经历过一次“指熊为熊猫”了。当他接受过这么一次后,再接受一次,他发现他一点儿惊讶的感觉也没有。相反,他还觉得这事他就应该如此。

    “怎么回事?怎么会没有?”江所长问道。

    技术王说:“视频应该被网警删除了。”

    “这么快?”江所长下意想道,说着,他又恼道,“这不是乱弹琴吗?怎么能把证据删了!”

    “没有证据,我想应该放人了。”

    “放什么人?谁说的?”江所长正恼呢,这时候听到人插嘴,火一下子便烧了起来。

    “没有证据,当然要放人了。”孙蕾不管自己头的阻止,直接挤了进去。

    “你是什么人?”江所长不认识孙蕾。

    孙蕾说:“你不要管我是什么人,没有证据,你就要放人!”

    孙蕾真的很想直接亮身份,命令江所长放人,但是林枫被抓,不仅她过来了,日本人也跟着过来了,她不能暴露身份。

    当然,她就是暴露了,也是“然并卵”-然而也并没有卵用。江所长是下到地方了,但是人警阶高,更不用说他与孙蕾也没有任何统属关系。

    “谁说没有证据。黄队长。”江所长道,“让你找的证人呢?”

    什么证人?

    哦!是的。江所长为了定死林枫的证,还命令黄队长去找证人。只不过……

    “然并卵”。

    可不是“然并卵”吗?

    你说你前脚把人一村人都抓了,紧接着又让我去找证人证死他们的罪。

    我找的到么我?

    是,村中是还有人,但是那都是些什么人。老的,动不了,没有力气打人。小的,几岁到十几岁的小家伙,你抓走了他们的父母,他们的姑婶,没有拿石头砸我们,已经是托了这身警服的福了。

    至于不小不老的,是孕妇,挺着个大肚子。看我们便拿扫帚赶人,我们更不敢问了。

    万一这再弄流产一个,整个村子还不跟我们拼命啊!

    这些日子,黄队长没少了解利国村的情况。

    这村子,乾隆那会儿,就是“泼妇刁民”;解放那会儿,是“土匪窝子”;改革开放了,又是个“穷乡僻壤”。

    在老所长的经验教导下,这村子是真的不能惹,惹了便和你真拼命啊!

    当然,这村子也不是没有荣光的。比如淮北出了皇帝那会儿。

    人刘邦虽是老流氓,但是他与朱元璋这老流氓不同,人刘邦很照顾家乡,故有两汉看徐州一说。

    当时的利国村,叫利国驿,是大汉国采铜、炼铜的基地与中转站。

    在那个年代,这铜可就是钱啊!没有这玩意儿,就是刘邦再照顾家乡,也不可能繁华成“两汉看徐州”。

    到了抗日那会儿,这儿同样有名,因为日本人来了,采矿建车站。整个村子根本就是《铁道游击队》与《微山湖武工队》的原型之一。

    当然,这都是过去的事了,也没人提了,用网上话说“然并卵”。

    唯一让人忌怠的也就只有那彪悍的民风了。

    不过知道了村子的历史,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黄队长了。至少他没有为了领导往死里逼村民。

    “所长,村子已经没人了。”相反他还干起了欺上的勾当。

    “全都抓来了?”江所长问。

    “全都抓来了。”黄队长说。

    “嘶-”江所长只觉得牙疼,这事不好办了。

    你说你把人整个村子都抓了,还想让人证明自己有罪……这事儿吧!真心有难度。

    不过,这事有难度也要上,不然他急急忙忙从魔都调过来,连告别宴都没顾的上参加。可不是为了灰头土脸来的。

    “说!把你的犯罪事实说出来吧!你不要想着狡辩,我们警方什么都掌握了。”

    江所长命人关上门,直接便逼问林枫,他要从林枫身上打开缺口。或者说,林枫才是他的目标,只要林枫崩溃了,其他人也就无所谓了。

    “说什么?既然你有证据,拿出来好了。”

    林枫又不是傻的,那么尖的耳朵,他什么都听到了,也知道警方没有证据。

    说到这,林枫其实更应该感激勤劳的网警,不是他们的勤劳认真,就是七叔他们想帮林枫,都很难。

    现在七叔为了他,撒了谎,林枫当然不会拆穿了。

    “你……”

    “砰!”

    一声巨响,然后便是什么粉碎的声音。

    “又发生了什么事?”江所长已经对这不断发生的意外,出离愤怒了。

    只见他打开审讯室的门,准备好好吼一吼这弄出意外的蠢货。打开门后……他傻了!

    那确实是一头蠢货!一头毛茸茸的大熊猫,你可以说它可爱,说它是“蠢货”,这也不算错,因为大熊猫的可爱本身便是“蠢蠢”的可爱。

    不过当这么一头蠢货爆发出“熊”的力量,一掌打飞木门,碎成一地的木屑。

    那么,这时候,什么“可爱”,什么“蠢货”,这两个单词,便在众人的大脑中打架了。

    “熊猫!警局里怎么会有大熊猫?”看到大熊猫,江所长大脑一片空白。

    怎么回事?

    当然是他的命令了,他本就是为陶艺办事,而陶艺又是为武公子。武公子被熊大刮过,他又怎么会放过熊大。

    全村人都让警察抓了,正好他们行动,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可以让大象睡上十二小时的麻醉针,在他们把熊大抬上车,刚开进镇子,这货就醒了。

    而熊大醒来后,发现自己不但离开自己喜欢的地方,还被人绑着,它的熊脾气当场就发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