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二出宫

    这一点在日本国内,特别是千年传承的大家族中,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所以柴田必须阻止。

    作为满世界寻找食材的日本人,一个地方的食材好,只会是因为那个地方的环境好。一旦发现这样的地方,他们是绝不会允许人为破坏的。

    而利国村中发生的一切,他们很轻易便猜到对方是对“土地”不怀好意的,不然实在没有办法解释这事为什么会闹成这样。

    面对这样的土地,日本人一直是国际上的环保急先锋。不是他们真的就像他们宣传的那样热爱地球,而是他们不得不如此。

    “是的,我们可以证明这里没有重金属污染。”柴田站出来道。

    “你是?”陶艺问道。

    身为一个掮客,一个公关女,陶艺一眼便认出他们不是中国人。

    “您好!这是我的名片。”柴田递上了自己的名片。

    “川口进出口株式会社。”

    名片上的身份很明确,就像陶艺的判断一样,他们就是日本人。不过,一个进出口会社还不足以让陶艺退缩。她说:“柴田先生,我们现在说的是土地污染。”

    言下之意,不外是你一进出口公司,懂什么土地污染?

    柴田显然也明白陶艺的意思,他对手下暗示了一下。

    立即一个日本人上前,又送上了一张名片。

    这样的随意更换名片,陶艺常干,只不过一般是她给别人,自己收到的却极少。

    这个日本人递上来的名片正面不是中文,而是印着“Intertek(ITS)”。

    这个日本人说:“我们Intertek(ITS)是世界七大检测机构,成立于1885年,总部在英国伦敦。

    Intertek天祥集团是全球领先的质量和安全服务机构,通过领先的服务理念和创新的解决方案,我们帮助客户锐化竞争优势。Intertek天祥集团客户有雀巢、佳能、麦当劳、壳牌、LG、松下、宜家等。”

    “我可以证明这里的环境是优秀的,如果贵方不相信,Intertek天祥集团影响力超过100个国家及1000多家实验室和分支机构,我们还可以做出更详尽的检测。”

    不相信?

    陶艺很想这么说,但是ITS是什么?

    Intertek(ITS)是一家在伦敦上市的跨国经营集团,其主要业务是为跨国经营的零售商、生产商和采购商提供产品检验、测试、认证和其它技术服务。目前在世界上107个国家设有556个分支公司和307个实验室,共有14500名员工,是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服务范围最广的专业集团之一。

    面对这么个世界级的机构,陶艺如果敢说它不准,那只会是打她自己的脸。

    与这么一个大机构比,陶艺手中的那点证据根本就不叫证据。

    故事真的是峰回路转,转了一圈又一圈。

    然而,这还不算完。

    “所长,电话。”

    “谁?不接!”

    “所长,是局长。”

    江所长的身子一哆嗦,这时候局长打电话来,江所长就不乐意接了。然而,这样的电话,他不接还不行。

    江所长响起了领导电话时,陶艺的电话也响了起来。

    “陶艺啊!你这事怎么闹那么大,连外商都牵扯了进去。”一个成年男人给陶艺打电话道。

    “咯咯,张科长,这事我一开始就说了,不是我,是人外商看中了那块地。”陶艺避开其他人,谈笑风生道。

    “陶艺,陶大小姐,你就不要再瞒我了,那小日本可是在帮人家。”

    张科长也是急了,他并不知道要地的是谁,他只知道要地的是个外商。本来这事牵扯到了外商,无论他干了什么,道理都会在他这边。即便没“理”,也还有功不是。

    可是当他看到日本人站出来,不仅没有帮他们,反而在帮对方,他就知道坏了菜了。

    陶艺笑道:“你听我说,那块地好像被两个外商……喂喂。”

    张科长直接挂了电话,他才不管那块地是两方,还是多方在争夺,都与他有什么关系。他只不过是环保局,既不是什么强力部门,也不是什么有关部门。

    打打顺风仗,还可以,但是面对任何一个外商,他都吃不消。更不必说对方还是日本人。

    作为每年在环保上支出的大户,环保局上上下下即便与其没有直接关系,也是间接关系。当日本人出现,张科长已经注定要退出了,就更不用说还有世界七大国际性检测巨头机构之一了。

    与人家比起来,他的那点翻资料翻出来的检测报告,又算的了什么,即便是真的,也早过了时效性了。

    张科长只是来帮忙的,可不是来死磕的。而且即便是他想死磕,他那小身板也磕不动人家。

    张科长一撤,紧接着江所长也不得不撤了,因为他又被领导骂了。

    江所长有心反驳,抓着熊大砸毁警局门说事,不想上级领导却说他:“什么都不懂,你就不要再在里面瞎参与了。大熊猫本来便是猛兽,人家没说错。”

    训完之后,怕江所长想不开,使性子,上级领导倒是为他透露了一些内幕。

    “老江啊!你也知道咱们这地方穷。好容易来了头大熊猫,上级领导估摸着可不可以搞一下旅游。不然你以为为什么那大熊猫还在那儿。”

    懂了,江所长是真的懂了,说白了,就是那“大熊猫”不要说拆门了,就是打人,那也是白打。

    上级领导都说的这么清楚明了,江所长再抓着不放,也没有用。

    环境,有日本人证实。即便他很不喜欢日本人,但是在环保上,也没人敢说人日本人不专业。

    环境搞不了,“大熊猫”又有上级的命令,江所长手中已经没有牌可打了。

    没有牌打,他也不再露面,而是直接便把任务下发给了黄队长。

    “黄队长,咱们又见面了。”

    当黄队长带着不愿意,以及痛苦的纠结,又有点儿怕熊大给他一熊掌的样子进来,看的众人都好笑。

    “这个,林枫啊!你看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能不能咱不闹了。”

    黄队长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政府机关都要有“无条件服从上级命令”的天条了。

    敢情是用在这儿,“背黑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