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作死粉丝团

    奇人啊!

    这可比明星们撕逼大战,又或是露乳好看多了。

    “好了,粉团大家觉得叫什么名字好。”枫粉问道。

    “疯子团。”有人立即命名。

    “不好,这不骂咱们自个了吗?”

    “那叫超人。”

    “奇人。”

    ……

    一个个名字飞快冒出,甚至还有那不怕事儿大的,取名叫:“专打朝廷脸粉丝团。”

    这名字当然不会投过了。大家也就是在网上找个乐子罢了,可没有打算被朝廷抄水表。

    这时候,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冒泡:“作死粉丝团。”

    “哟!怎么个意思?”你妻付我啊问。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回答:“傻子欢乐多,作死最开心。”

    “咦?有点意思。”路人甲道。

    “路人甲,你也妻付我。”你妻付我啊说。

    “滚粗!你妻付我,你妻(子)付(给)我。会不会起名,起的什么破名,一张嘴便占人便宜。”路人甲显然不喜欢网友“你妻付我啊”的网名。

    当然了,只要是男人,恐怕都不会喜欢“你妻付我”。

    “作死开心多,逗比不识趣。楼下接好,别歪了。”

    “逗比不识趣,带个**回家去。”

    ……

    不歪?不歪就不叫网络了。

    看着这开场便歪了楼,枫粉只能发声道:“好了,作死粉丝团我已经建好了,大家都加一下。”

    “点赞。”这一次,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最快。

    “对了,大家谁知道打脸哥的基本资料?”枫粉很敬业,既然开了团,不管是“偶”像,还是“呕”像,都需要对象的资料啊!

    “打脸哥,姓林名枫,38岁。

    已婚(被**的小白脸?)

    工作:原某知名科学研究院研究员,现养鱼,养花……”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给出资料。

    “哎哟伙!打脸哥竟然是被**的?”

    “这有什么奇怪!他那么帅,就是我都想**他。”一个美女没人爱的回道。

    “真的,假的。现在男人也有人**了吗?”一网友问道。

    “楼上火星来的吧!男人**不要太正常。”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留言。

    “……”

    美女没人爱说:“太可恨了!好男人都让猪拱了,美女没人爱。”

    “美女没人爱,是否人太坏?”

    “美女没人爱,是否人太坏?”

    “美女没人爱,是否人太菜?”

    “美女没人爱,是否好胡来?”

    “美女没人爱,是否脾气怪?”

    “美女没人爱,是否太有才?”

    “美女没人爱,只怕不怀胎?”

    “美女没人爱,是否性变态?”

    ……

    砰的一下,简直有如在拼打字速度一样,一秒钟一下子冒出了十几条,弄美女没人爱,一下子都傻了,心想:我有这么戳吗我!

    “你们全都妻付我!”

    美女没人爱不出声了,反倒是你妻付我又发言了。

    “滚!”

    “滚!”

    ……

    直接他被人刷屏了。名字起的烂就算了,还老跑出来现,哪个受得了。

    “大刀兄,打脸哥是被**的小白脸,后面怎么是个问号,你这资料到底是真是假啊!”枫粉问。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留言。

    “”枫粉给了个哭脸说,“咱们这还有去利国村的吗?帮忙问一个啊!”

    “有没有人去,吱一声。”

    “吱-”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枫粉。

    网上的欢乐,由于已经从贴吧转为内部消化,外人无从得知。

    不过即便不知道网上,看看现实,黄队长的眼睛也直抽抽。

    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这话太他妈对了!

    看看林枫身边吧!

    村民环绕,简直有如簇拥英雄。他们这警局哪儿是在维护社会的稳定与和谐,这分明是在挑事,挑事还要给人扬名。

    穷老百姓还没什么,可这又外商,又领导的,这可就真操蛋了。

    拜托!下回再收地,先查查底好不好啊!

    为送林枫离开,黄队长装了一路的村子。甚至村民们回村,坐公郊的钱,都是他出的。

    他不是在巴结什么,而是在想:祖宗们,你们可别再闹了。再闹下去,别人有没有事,我是不知道,但我这官衣儿可要保不住了。

    送一村子人回去,比抓来还累。抓来是罪犯,自然怎么都行,回来可就是大爷了。

    “柴田先生,谢谢你!”

    当着黄队长的面,林枫便道谢道。

    对,他就是故意的。虽然对方是日本人,但是这该借的光,他还是要借。

    林枫毕竟只是个养鱼的,即便他知道了幕后黑手,也免不了人家可以借用朝廷的力量。

    在林枫没可能与人家几十年的朝廷关系对撞的时候,他倒是不介意携洋自重一把。

    没见林枫都没和柴田握手,而是施了古礼吗?

    古礼,也是传承之礼,这礼不仅是敬人,同时也是在表明自己的身份。

    林枫施古礼,完全是因为林枫知道日本人讨厌握手。携洋自重吗,林枫当然不想让人讨厌了。

    不握手,林枫也不想鞠躬,就这么自然而然施出了神农古礼,这是一种对生命尊崇的礼,其与道礼有那么几分相似。

    如果是一般人,根本认不出这古礼来,但是柴田男显然不是一般人。林枫古礼一出,柴田男的眼睛便猛的一缩。作为千年家族的御用商,他懂的并不少。

    不过,他并没有立即表现出来。只是对林枫更加客气了。“您过奖了!这是鄙人的荣幸。”双手紧贴双腿,行了一个九十度的躬。

    这样的鞠躬在日本有个专有名词叫“最敬礼”。

    柴田男使出了“最敬礼”,让其他日本人慌乱了一下。因为他们不明白作为他们这些人中身份地位最高的柴田董事为什么要做出“最敬礼”来。

    日本社会等级分明,能让柴田董事做出“最敬礼”,应该只有他们会社的董事长,而林枫怎么看,都不可能会是他们董事长。

    即便林枫卖的鱼品质上等,他也就是个卖鱼的罢了。怎么看,也不应该“最敬礼”。

    不过柴田男也没有向自己手下解释,这世界上的有些事,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那是你本就不应该知道,没人会为你解释。

    日本人见柴田没有解释的意思,同样“最敬礼”,却没有询问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