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地师

    齐刷刷一帮日本人,九十度大礼,又齐又整,先不说这礼怎么样。这举动儿却足够地惊人了。

    这样的举动,除了电视中,现实中有几个人见过?

    “啪哒”。

    由于太过惊人,一个不小心,从一位来利国村的游客身上掉出一针孔摄像机来。

    “呀!这是啥玩意儿?”村民们很好奇。

    “这是针孔摄像机,间谍玩意儿。”有知道的村民说。

    “间谍?那要不要报警?”农民们的防碟防奸意识,还是很强烈的。

    “报什么警,咱们这不就有警察?”

    “大叔,大妈,我不是间谍,我是用这个拍大熊猫的。”

    村民的议论,让那位自带针孔摄像机的女孩子尴尬的要死。

    她带针孔摄像机就像她说的,是为的偷拍熊大。不是熊大不配合他们拍照,相反,他们一拿出照相机、手机,熊大便非常配合的摆姿势、卖萌。

    熊大这货其实也是非常臭美的。

    然而正是它太配合了,便多了分刻意,使得一些不由地想拍一些熊大的原生态,也便配下了这么个针孔摄像机。

    当然了,这个摄像机也是立下大功的。比如警局中的网络直播,便是它的功能。

    警局的特殊性质,不要说他们,就是记者想正大光明的录像采访都难。

    女孩子急急解释,她当然不想进警局。只说拍大熊猫,一点儿也没提她在警局干的好事。

    黄队长看了一眼那针孔摄像机,眼睛抽了抽。老实说,看到这玩意儿,他便下意识地觉得:“完了!这网上又出名了。”

    不过他在想了想之后,却没有半分抓人的意思,反而对林枫他们说:“乡亲们我们都送回来了,大家回家去吧!”

    “咦?他是没看到吗?”黄队长的举动,粉丝团们也在热议。

    毕竟针孔摄像机暴露之后,他们也是非常紧张的,他们也担心他们的团友被捉。

    然而现实却是,根本没抓。他们当然好奇了。

    “没看到个蛋蛋,我都看到了,人家瞄了一眼,又转过头去。”

    “那他怎么没抓人?”

    “还抓个鬼呀!以什么名义,又为什么抓?没看到一大帮日本子对打脸哥像对烈士灵园一样吗?敢再抓人,不怕打脸哥打脸啊!”

    “楼上正解。”

    “打脸哥威武!”

    “打脸哥强大!”

    ……

    网上总是欢乐的,不管什么事,人家都能当乐子看,这本身也是本事不是。

    林枫回到家,林父林母便立即上前问寒问暖,问挨打了吗?

    然后是村长七叔,七叔向林枫保证道:“只要有他在,没人可以动他们的地。”

    送走七叔与村民们,林枫才对孙蕾说:“谢谢你!”

    “谢我什么?”孙蕾笑问。

    “谢谢你照顾我爸妈。”

    林枫早就注意到孙蕾对自己父母的保护,正因为孙蕾保护好了他的父母,没有参与进去,他的父母才没有被抓,这当然要感谢。

    “要谢我啊!”孙蕾看下日商说,“那!赶快想鱼卖了他们,就是对我最好的感谢了。”

    “我会的。”林枫看向日本人,这并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条件。

    “会那你快点啊!”孙蕾催促林枫,她比人日商还要急。

    至于林枫父母,当林枫与孙蕾一起说悄悄话时,便先回了自己房间,这叫“给孩子们说悄悄话”。

    “柴田先生。”最后,林枫与日商谈生意。

    “先生,我们可以单独谈谈吗?”

    柴田一直很耐心地在等待,直到林枫做完了他所有的事,他依然保持着足够的恭敬,与客气。

    他要单独谈谈?

    “好吧!咱们屋里说。”想想自己反正是答应孙蕾了,林枫想了想,并没有拒绝他。

    林枫带着柴田进了屋,留自己手下挡在门外,孙蕾与王大力都没有办法进去。

    进了屋,关上门,便见柴田男直接跪下,双手垫头,行了拜礼。

    这一下可把林枫闪的不轻。

    虽说参拜大礼是中国人发明的,但是咱们也已经好多年不用了不是?

    正当林枫纠结自己怎么办的时候,只见柴田说道:“外臣拜见地师大人。”

    “什么?”林枫没有想到他会直接叫穿自己的身份。

    神农地师传承是一份非常隐蔽的传承,虽然它就在神文符簶中,然而非特定人,传承不会开启,非修士引导,无法入品。

    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世人皆知神农尝百草,却不知神农有传承的原因。

    现在突然有人叫破自己的身份,还是一丫日本人,可想而知林枫有多惊了。

    “大人容秉,下臣的家族来源于曾经护卫娘娘东渡的武士。”柴田说。

    “娘娘?”林枫皱了下眉。

    “是的,当年贵妃娘娘不容于大唐,适逢我国遣唐使归国,为我国大唐武士护卫,东渡我国。”

    “你说的该不会是杨玉环吧?”林枫问道。

    “是的,大人。”柴田男恭敬道。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林枫问道。

    “娘娘偏爱荔枝,然荔枝距大唐国都甚远,两三日便变色变味。是大唐大农令出手,使之色味不变。据大农令说其自己的传承,便是地师。”

    一骑绝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想不到其中竟然还有地师出手。

    “好了,你起来吧!”林枫对他说。

    “谢大人。”柴田这才起身。

    “你是知我身份,所以买鱼的吗?”林枫问道。

    “不!恕小人眼拙,若非大人主动以古礼见人,暴露身份,小人万万没有想到大人会是大唐地师传人。”

    柴田恭敬是林枫的身份,是大唐。

    作为一名至今保持着等级森严的国度,对于强者,日本人从来都之吝啬于他们的恭敬。

    就像是大唐,灭国已经一千多年了。

    这么久远的时间,已经足以使人对其淡忘,然而日本却依然保持着对其的恭敬。

    这与性格无关,而是其国情所决定的,等级越是森严的国家,对等级的遵守越是出人意料。

    无论是本国的,还是他国的,他们都会遵守,因为对等级的遵守已经是他们集体的行动和纪律具有至高无上的约束力。

    [几年未见大雪了,今年却下了一场连医院都压塌一角的大雪。每日一求,求收藏收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