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摘帽子

    “你只知道大唐地师吗?”

    从他的回答中,察觉了漏洞。

    “是的。难道大人还有其他地师吗?”柴田先回答,又问道。

    从他的回答中,林枫知道他只知道大唐地师,而不知道神农地师。

    这是有可能的,虽然当年日本有遣唐使,但是他们应该也不会什么都知道,能知道一点地师的皮毛,已经很了不起了,就像他们的阴阳道一样。

    “应该还有吧。”林枫随口答道。虽然林枫自己并不觉得还有,毕竟神农传承实在是太难了。

    单说一开始的主动掌握生命能,那生命能是什么?妥妥的反物质能啊!

    这玩意儿可是能量惊人,五千万分之一克就可以摧毁大型设施,几克反物质就可以摧毁地球。也就是说现在林枫已经具备了摧毁地球的能量。

    这种能量如此恐怖,如果有第二个地师,林枫不可能感应不到。

    至于科学家们说是谣言,五千万分之一克反物质与正物质湮灭在物理学中能够释放3.6*10^6焦耳的能量,但不可能摧毁大型设施。而1克反物质(按1克反物质与1克正物质湮灭计算)湮灭释放出1.8*10^14焦耳的能量,不可能毁灭地球。其遵守爱因斯坦的质能关系式E=mc^2。其中E为湮灭产生能量,m为参与的正物质和反物质湮灭前总静止质量,c为光速≈3x10^8米/秒。

    这其实才是谎言,为了避免民众恐慌而造出的谎言。

    在能量界,科学家早证明了爱因斯坦的质能关系式E=mc^2的不正确。同一物质,质量不变,但是它却可以吸收热量增加自身能量,也可以释放能量,降低自身能量。这显然用质能关系式解释不了。

    科学家为了研究,不想因世人的恐慌,而终止自己的研究,所以才撒谎。

    不然,几克反物质便灭地球,而每一个活人都拥有65克反物质,足够灭地球十几回的了。

    一旦人们知道科学家们要引出的是这力量,谁会不害怕?一个人便可以毁灭地球,朝廷还怎么统治与管理国家?

    身为一名研究员,林枫当然明白其中的恐怖,不过这种事,他一个人知道便好了,完全没有说出去的必要。

    而且成为地师真的以为很容易啊!这么恐怖的能量,是怎么调用,怎么把它转化的生命能,而不是爆炸,林枫至今都没有弄明白。而以现如今的科学水平看来,除了修真,他是不可能用科学手段把这事弄明白的。

    所以“应该有”,其实又何尝不是他下意识地想与人交流呢?

    “啊!大人可有他们的联系方式?”柴田惊喜。

    “你想干什么?”林枫问道。

    柴田说:“大人不要误会,外臣没有恶意。大人应该听说过金蝉子之死?”

    “哪一种说法?”

    “就是金蝉子为诸天佛陀,自我牺牲,舍弃肉身的故事。”柴田说,“这故事是真的。”

    “嘶-你们要吃人?”

    林枫警惕起来,吃人这种事,小日本还真干的出来,但是林枫绝对没有任何的舍肉为人的想法。

    “告诉你,我已经泄了元阳了。”

    一边说着,林枫一边用手摸着地面,调动着自己的力量。

    神农地师“代天佑人”,可不等于地师无法杀人。当林枫把利国村的重金属污染都调集了过来,他也就有了杀人的本事。

    只要这日本老头儿一点头,林枫就打算让他深刻体会一下,什么叫“重金属”中毒死。

    至于这会不会又招来警察,林枫已经顾不上了。

    “不不不。”柴田赶紧解释道,“大人们是地师,是人类未来的希望,保护大人还来不及,怎么会吃大人呢?这不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吗?”

    他夸的林枫很舒畅,不过林枫的手依然没有离开地面。开玩笑!这可关乎自己的小命啊!

    万一他是在坑人呢?他就是想吃自己的小鲜肉呢?就像那唐僧。

    见林枫不信,柴田男立即说道:“大人,外臣说的都是真的。人类的身体一旦强大起来,便需要更好的食材。而好食材只有地师大人们才可以提供。”

    他这么一说,倒是让林枫信了几分,因为这才符合日本人的形象:不是我不想吃你,而是我吃了你之后,恐怕就没的吃了。

    “这样啊!不过其他地师不愿意与外界交流,他们只想过他们的日子。”林枫说。

    “看来大人还是不信任我。不过当我们交往下去,大人会明白的。咱们便先从河豚开始。”

    柴田男知道这时候再说什么,都没用,所以他不再说,而是直接给钱,没装货,便给钱。

    当他证明林枫就是地师后,他对林枫信心十足,更是拿林枫当“中国人”看了。

    “中国人”三个字,日本是一分为二的。一种“中国人”,他们当下等人看;而另一种“中国人”,他们却又当“汉唐人”看。

    这也是为什么日本人对国人,有的傲慢的要死,有的却又恭顺的要死。其原因便在于,你在日本人眼中到底是属于前者,还是后者。

    林枫当然是属于后者,所以他们的交易很顺利,顺利的如果这时候林枫动手脚,重新买鱼,以次充好的话,绝对可以过关。

    不过想了想,林枫却并没有这么干。

    特别是装鱼时,村民的喜悦与自豪。多少年了,这与这个小村子的意义绝对非同于一般。

    看到自己村子出的鱼,不仅质量合格,而且远销日本,这是村人做梦也想不到的。所以他们开心,他们自豪。

    几十年的“毒村”、“短命村”的帽子,已经可以摘掉了。

    在这种时候,林枫怎么可以砸毁乡亲们的笑容,相反,他还要一条条的检查,选出一条条充分生长的,好好打响这第一枪。

    当然,林枫越是打响这第一枪,某人越是不开心。

    “武公子,对不起!没想到他们的土地竟然没有污染。要说不应该啊!那个村子那么多年的毒村了,怎么一眨眼功夫,便没污染了。”

    陶艺、武公子,以及田士,他们三人又聚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