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精神病?

    “当然不会有污染了,你以为那村子是什么?我为什么会要它?”武公子不满意道。

    他已经认定了那里是洞天福地,有洞天福地在,一个小小的重金属污染算什么。只要洞天福地仍在,分分钟恢复正常,他都不会有任何的惊讶。

    “那村子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不会有污染?”

    对武公子这么个华侨,为什么那么想要那村子,陶艺一直都很好奇。

    在经手这村子后,她也调查了这村子的前后。除了建村早点,以前还有点儿矿产,现在是要什么没什么。

    甚至在八十年代,这村子的人到隔壁县卖粮食,还被人打了。据说是他们村粮食有毒,自己都不吃,还来祸害他们,所以被打了。

    从此以后,这村子便隐了,再没什么消息了。

    而唯一的亮点建村早点儿,在别的国家还算是个优势,可是这是中国。汉代建立的不要说村子,就是城市也不要太多。

    这么一个要什么没什么,还有毒的地方,这华侨是吃饱了撑的,要买它。

    田士赶紧解释道:“他的意思是说,这都几十年过去了,村子当然不会有污染了,不然也召不来日本人不是?”

    “哦。”陶艺点了点头,但是其实田士还是没有告诉她,她想知道的。

    “我不管什么毒不毒的,那头可恶的畜生,我一定要抓住它,吃了它!”

    武公子倒上一杯红酒,他想喝,然而嘴却疼啊!

    正所谓打人不打脸,可是熊大已经两次了,全都打中了他的脸。

    如果他不是修士,他那张脸肯定已经打残了,可是虽然不残,他却疼啊!

    疼痛带来的新仇旧恨,让他恨不能吃了熊大。

    “那个,恐怕不行。”陶艺说。

    “为什么不行?”武公子血红着双眼。

    他是武公子,一个服食派的修士,却两次被一畜生打了脸。他对熊大的恨已经远远超过林枫了,林枫与他,不过是凡人的无知。而熊大才是确确实实地打脸,除了吃掉熊大,他已经找不到第二种泄愤的方法了。

    可是这时候却有人对他说,他不能吃。

    “因为它是大熊猫,因为领导有心借助它,发展旅游业。比起熊猫来,反而是地更容易些。”陶艺无畏道。

    武公子的气势是非常恐怖,但是在陶艺看来,武公子再牛,他也只是一个华侨,一介过客。帮助武公子弄死熊猫,只不过是短期有利,却有可能得罪父母官。

    这笔账,怎么算,都不合算。陶艺当然要阻止。

    武公子笑了。一头熊猫算什么?他是谁?他可是修士。真以为他没吃过熊猫?你以为他的二十亿是怎么花的?

    有钱,熊猫也不过是个食材罢了。

    正当武公子要表现出他的戾气来,好好教训一下这胆敢挡自己记性的凡人时,田士却开口道:“熊猫不重要,土地才重要。”

    这句话让武公子恢复了清明。是啊!比起一头生活在洞天福地的畜生,这洞天福地本身才更重要。

    毕竟“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

    武公子问道:“你还有什么办法搞到那地?”

    这是他压制自己怒火的结果。

    在利国村这事上,他实在是碰壁太大了。一个小小的村子,他不仅碰了壁,还挨了打。最可气的是,他挨了打,还没办法报复。

    他,武公子,什么时候受过这份窝囊气?

    如果不是这儿是洞天福地,他绝对转身就走,绝不多呆一分钟。

    “是这儿的地主,林枫愿意谈谈。”

    陶艺顶了武公子一次,却绝对不想顶第二次,那实在是太恐怖了,发怒的武公子简直有如传说的猛兽一样,所以她直接把林枫卖了。

    当然,这本来便是林枫要她传的话。

    “哈哈……”武公子笑了,哈哈大笑。

    陶艺问田士:“他笑什么?”她真的担心武公子是不是疯了。

    “他没事。”田士笑道。

    武公子笑了,田士也安心了。这憋在肚中的火,只要发泄出来,不管用什么方法都是件好事。

    比起武公子大笑,田士更担心他发他大少爷脾气,那反而不好办了。

    不要忘了,华夏自古便有“侠以武犯禁”一说,而修士敢犯的禁,绝对不是武者可以想象的。

    “好,好!还是这凡人有眼光。可以做科学家的,果然就比愚夫蠢妇更会选择!”武公子笑罢,开心道。

    武公子的开心,那是只有拥有强大的可以俯视苍生的身份,却一直受到凡夫俗子的不理解,碰壁,碰壁,再碰壁……

    突然,有人理解了,有人与他对话了!

    啊!世代多么美好!人生多么美妙!

    那份美妙带来的开心,你可以理解吗?

    “他……真的没事?”

    反正陶艺是理解不了,如果不是认识久了,知道他们的耳朵全都非常灵光,陶艺甚至打算建议他去精神病院看看。

    “没事。”田士肯定道。

    “凡人,我没事。你带我们去见见那个凡人林枫。”

    心火的倾泻,让武公子心境大好,陶艺对他的不理解,也不过是凡人的无知冒犯,他一点儿也不计较。

    然而陶艺却不这样想,她心想:完了,完了。这是精神错乱了。恐怕熊猫那一巴掌,真的打坏了他的脑子。

    “没事的,我们走吧!”田士安慰她笑道,起身向外走去。

    这能放心?真的不用去医院?

    陶艺纠结,纠结……一直纠结到了外面,看到武公子的表情吓了一跳,那是一张吃人的脸啊!

    顺他目光看去,正好可以看到那辆被熊大拆散为巡航舰。

    “武公子,坐我的车!”陶艺顾不上纠结,赶紧邀请。

    她担心武公子犯病啊!随着爱车一族兴起,看到爱车被毁,从而被刺激的生病犯病的人不要太多。

    她又哪儿知道,车子被毁,对武公子算什么刺激。这样的车子,他一年就是毁个十辆八辆,他连眼都不眨一下,又怎么会为此受什么刺激?

    真正刺激他的,并不是毁掉的车子,而是毁了车子的熊大。

    打脸啊!那畜生是真的打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