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无知(为进步加更)

    正因为抢不动,也抢不走,武公子才会虎着一张脸,眼睁睁地看着林枫卖受洞天福地影响的河豚,甚至根本就是喝着洞天福地的水长大的河豚,心疼得心肝都疼。

    “为什么不能卖?”林枫明知故问道,至少武公子看来是这样。

    “你是什么人?”

    武公子的叫喊,让柴田很是不满,他们这正谈长约呢?那边竟然有人敢喊停,真是胆子不小。

    柴田抖动他外商的身份,整个人都趾高气扬的厉害。

    “这位是武公子。”林枫介绍道。

    武公子几次来,前几次,柴田根本不知道,也没有与林枫相识还。这一次来时,柴田他们去了水库,更是没可能撞见。

    “什么‘武’……”

    趾高气扬的柴田根本不在意武公子的身份,直到武公子取出一个牌子,向他一亮,柴田傻了。

    那是一块金丝楠木牌,牌上雕龙云纹,正中间是个金色的“曌”字。

    这个字代表一个女人,一个强大的女人。

    大唐贞观十一年(637年)十一月,武则天年十四岁时,唐太宗听说她仪容举止美,召她入宫,封为五品才人,赐号“武媚”,后世讹称武媚娘。武则天入宫之前向寡居的母亲杨氏告别时说:“侍奉的圣明天子,岂知非福?为何还要哭哭啼啼、作儿女之态呢?”

    入宫后,为得唐太宗重视,她甚至以女儿身为太宗驯马。

    太宗有马名叫狮子骢,肥壮任性,没有人能驯服它。武则天当时侍奉在侧,对唐太宗说:”我能制服它,但需要有三件东西:一是铁鞭,二是铁棍,三是匕首。用铁鞭抽打它,不服,则用铁棍敲击它的脑袋,又不服,则用匕首割断它的喉管。“唐太宗夸奖武则天的志气。

    但武则天并未得到唐太宗的宠爱,做了12年的才人,地位始终没有得到提高,在唐太宗病重期间,武则天和太子李治建立了感情。

    而这也成了她步步高升,登上皇位的开始。后来,武则天登上皇位,回身看其一生,觉得自己功绩非凡,世上再没有字可为自己之名,便造了一个字,“曌”,为自己的名。

    “原来是武公子,在下不知是武公子。”

    那面牌子代表的是一个强人,而日本人最敬佩强人,所以就换了个态度,不再趾高气扬,反而躬身行礼,分外恭敬。

    “既然知道还不快滚!”武公子收回牌子,不客气道。

    “武公子,外臣是柴……”

    “我知道你是柴田家的狗,但这地方,我看中了。”武公子道。

    “可是……”

    柴田不愿意放弃,却又不敢得罪武公子,只能不断看林枫,希望林枫这主人帮他说句公道话。

    这时候,林枫一点儿也不明白柴田为什么这么怕武公子,后来田士知道了林枫也是修士,才告诉了林枫内情。

    武公子是武家人,而武家的家规却是建立在武则天死后,并且还是以武则天为原型的家规。

    为登皇位,她攻于心计,心狠手辣,兼涉文史。654年(永徽五年),武则天产下长女安定思公主,据《新唐书》和《资治通鉴》记载,在安定思公主出生后一月之际,王皇后来看望,怜爱并逗弄公主玩,王皇后走出去后,武则天趁没人将女孩掐死,又盖上被子。正好李治来到,武则天假装欢笑,打开被子一同看孩子,发现女儿已经死了,武则天啼哭。问身边的人是怎么回事,身边的人都说:“皇后刚刚来过这里。”李治勃然大怒,说道:“皇后杀了我的女儿!”武则天于是哭泣着数落王皇后的罪过。王皇后无法解释清楚,李治从此有了”废王立武“的打算。

    到了大唐灭亡,五代十国,武家人再度崛起后,他们不仅把这事立为族规,更是直接抹除了今后史书时其的记载。

    比如,后来成书于五代的《旧唐书》和《唐会要》只记载了小公主的暴卒。

    这都是武家人干的。在一个家族为了一个目标,都可以亲手杀死自己亲生女儿的疯狂家族。就是日本人也惹不起啊!

    日本人是疯,是喜欢以小博大,但是他们却绝不会碰比他们狠的。因为无数次的比狠之后,无不说明他们真心狠不过人家。

    不过这时候林枫却要说话,他也必须说话。他不是为了他自己,也不是为了日本人,而是为了这个家乡。“武公子,他买鱼,我卖鱼。现在合同已经签了。”说到这,他又对柴田说,“你去吧!”

    “你!”

    武公子动作很快,林枫根本没有看清,他便到了自己身边,抓住了自己的衣服。

    “有什么话,咱们屋里说。”

    不管是他动作太快,还是他施展了法术,这时候武公子要揍自己,林枫发现自己竟然阻止不了。这让林枫认识到,他出屋之举,是多么的下下策。

    不过林枫并没有惊慌,而是平静地劝他一起回屋。

    “哼!我倒要看你有什么说词。”

    武公子抓着林枫三两下,便闪进了屋子,前后不到一秒,这显然违反了物理规则,也不应该是人可以做到的。

    “武公子,这是怎么回事?”见武公子出去一会儿,再进来便抓着林枫进来,田士赶紧上前。

    “哼!这个白痴竟然要卖鱼给日本人!”武公子愤愤不平。

    “武公子,鱼是我的,我为什么不能卖!”

    没人愿意挨骂,林枫也一样,被骂“白痴”,他当然不开心。

    “怎么?你不是白痴吗?”

    武公子转向林枫,又被田士拉回,他说:“武公子,你与他计较什么,他不过是个凡人,又什么都不懂。”

    “我知道,我也不是计较,如果真计较,你以为他还能在这儿吗?我是怒其无知,我们先人多少的好东西,都被这群白痴送了人了。他们自己狗屁不知,却自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什么都懂!”

    武公子是真的很生气,生气的都口不遮言了。

    这时候,林枫要说什么,他绝对会揍人的。至少陶艺是这么想的。

    不过陶艺反正是不打算出声了,一群精神病谈生意,她还能说什么。她是正常人,大家的脑回路都不一样好吧!